全集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第三百一十一章舔犊
听书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一十一章舔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义银惊讶的目光,蒲生贤秀看在眼里,心头苦涩。

要不是没有办法,她也不会出此下策。

正如义银所想,六角家内部的矛盾激化。

自野良田合战失利后,六角家被浅井家夺取了北近江三郡,又被幕府抢走了濑田川入河口,损失惨重。

虽然六角义贤主动退位,承担了责任,但是并没有得到家臣团的谅解。

六角义治就算上位,身后依然是六角义贤操纵大局,退位只是一个说辞,缺乏诚意。

六角家臣团中,当初未参与野良田一战的后藤贤丰一系家臣,开始占据家中舆论上风。

而进藤蒲生两家,因为力挺主家,在野良田合战中损失惨重,亦不再支持主君,转而中立。

于是,在后藤贤丰的带领下,六角家内部不满主家的呼声日益高涨。

而六角家也不是吃素的,自佐佐木家算起,六角家可以说是千年名门,世代统治南近江。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底蕴深厚,不算落得下风。

而蒲生家成了双方矛盾的一个爆发点,让蒲生贤秀苦不堪言。

作为野良田合战支持主家的家臣,她家不如进藤家实力强盛,被后藤贤丰一系当软柿子捏了。

而六角义治方面,也希望她能转变立场,站在主家一边,不要像现在这样维持中立。

双方从蒲生家这个点切入,持续拉锯,把蒲生贤秀闹得逃来京都避难,还不得不带着鹤千代。

因为鹤千代的父亲出自后藤家,她害怕把孩子留在南近江,会发生什么事。

鹤千代自幼聪慧,被蒲生贤秀寄予厚望,视为家族未来的希望。

如果夭折在这场六角家内乱之中,她哭都哭不出来。

思来想去,心一横,给斯波义银送来当小姓。

小姓又名侍童,是武家文化排斥侍男,由地位较低的武家未成年女子侍奉高阶武家,所形成的职业。

一类是下属武家的子嗣,因为低阶武家领地有限,很多孩子注定继承不到什么。

不如早早就安排出去,在高阶武家身边当小姓,以后能做个近臣,前田利家就是如此。

二类是藩属势力向臣服主君输送质女,将家中嫡长女之类的继承人送作小姓,安定主君之心。

三类是为了学艺,武家各有兵法军略,并不外传。以小姓身份侍候主君,换取言传身教的机会。

一般来说,非武家不得为小姓,其实身份不低。

甚至有些成为主君爱宠,演习众道,乃至跋扈的例子,如尾张被前田利家杀死的爱智十阿弥。

义银吃惊。

一方面因为他是男子,小姓是贬低男性才出现的武家文化,给他当小姓,这讽刺意味好浓烈。

另一方面,蒲生家送女当小姓,肯定是以学艺为名。

但六角家肯信吗?万一误解为送质女,恶了主家,日子怕是难过。

他能想到的,蒲生贤秀早就想得清清楚楚,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

身上流有后藤家血脉的鹤千代,注定会成为六角与后藤两方交锋,逼迫蒲生家低头的一个支点。

蒲生贤秀可以陪着各方玩连横合纵,但她无法保证鹤千代的生命安全,这是她绝对无法接受的。

所以,拼着主家的恶感,也要把鹤千代送来给谦信公当小姓。

武家畏威不畏德,六角家因为斯波义银而衰弱,但全家上下,对于谦信公却是充满敬畏。

野良田合战后,六角义贤对斯波义银的吹捧,有洗脱自己无能的嫌疑。

如今近幾之战打完,六角家上下是彻底服了,甚至有些恐惧。

这种绝世战将,六角义贤与他为敌,难道不是脑子有坑吗?

这都算是一个新的罪名,让退位的六角义贤背着。荒诞可笑,但政治就是如此无耻的把戏。

有需要,就制造。

虽然斯波家与六角家交恶,也许有一天不得不再次开战。

但是谦信公的阴影笼罩在所有六角武家的心中,让她们又敬又怕。

蒲生贤秀不顾后果,也要把鹤千代送来,就是冲着六角家没人敢谋害斯波义银的小姓这一点。

杀小姓是小事,打谦信公的脸就是大事了,谁敢胡来。

义银沉思半晌,回答。

“以我和六角家的关系,你确定真的要这么做?”

蒲生贤秀伏地叩首。

“求谦信公救鹤千代一命。”

义银诧异道。

”这么严重?”

蒲生贤秀苦笑道。

“鹤千代的母亲,出身后藤家。”

义银恍然,看向这水灵灵的小姑娘,眼中带着怜惜。

也是一可怜孩子。

武家斗争残酷,不分老幼皆逃不脱。

蒲生家联姻后藤家,本应该是步好棋。

自家紧跟主家,与家中大佬又是联姻关系,方便左右逢源。

可现在看来,后藤家已经有尾大不掉的趋势,六角家内矛盾尖锐,非黑即白。

像蒲生家这种两面逢源的武家,首先会受到压力。

主家害怕她因为联姻关系倒向后藤家。

即便蒲生贤秀不愿放弃中立,后藤贤丰万一强行扶持鹤千代元服,成为蒲生家督,把蒲生贤秀踢下位怎么办?

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刀断了隐患。

而后藤家也未必是心怀好意,说不准就是故意给主君机会,然后握住把柄,制造更多主家与家臣团的裂痕。

总之,不论她们怎么斗,吃亏的都是蒲生家,鹤千代落到哪方计算中,都会有危险。

难怪她母亲舔犊心切,连立场都顾不上,定要把孩子给斯波义银送来。

义银想着事,蒲生贤秀见他不语,心中慌乱,唯恐他不收下鹤千代。

心一横,说出一事。

“谦信公,您是否知晓,最近美浓与南近江,往来密切了许多。”

一旁的明智光秀眼神闪烁,与抬头看她的义银对了一眼。

蒲生贤秀好大的胆子。

她是六角重臣,所言密切肯定不是指商务之类的杂事,隐晦所指,必然是美浓一色义龙。

为了鹤千代,她竟然泄露六角家机密要事。

只要此事泄露,蒲生家以后说鹤千代是求学当得小姓,也没人信了。

分明是背主私通外人,这孩子就是质女。

蒲生贤秀可真敢说啊。

义银看向孩子,鹤千代还不懂母亲为自己付出了什么,认真说道。

“鹤千代,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小姓。”

鹤千代伏地叩首。

他又转头对蒲生贤秀说道。

“我看这孩子顺眼,留在身边好逗个乐。

你刚才说的事,我一个字都没听到。”

蒲生贤秀愣愣看着义银认真的脸,忽然眼圈一红,伏地叩首。

“谢谦信公大恩。”

义银摇摇头。

自从来到这世界,见多了尔虞我诈,忽然看得母女情深之事,心软了。

偶尔做做人事,免得勾心斗角多了,会忘记自己还是个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