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带着系统来大唐 > 第八百三十五章 东来有幸成遗憾(第六更 请订阅 投票)
听书 - 带着系统来大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百三十五章 东来有幸成遗憾(第六更 请订阅 投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科举考试依旧进行着,需要考两天的学子,晚上吃饭的时候,使劲吃。

比起外面的天冷,考场中有地暖,还有崭新的被褥、枕头。

考间比较大,不像明朝时候那么苛刻,躺着不舒服、坐着不舒服、站又站不直。

现在的考间待遇好,随便躺,还能翻一下,再翻一下就掉地上了。

考生愿意晚上答题,有柴油灯,不答题就跟巡考的说,关了等。

旁边有固定的监考,轮换着过来盯梢,以免有人作弊。

还有流动监考,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过来。

晚饭是鸡肉馅的包子,有黄瓜蛋花汤,还有一碟芥菜疙瘩咸菜,很少。

不然吃盐吃多了,晚上会渴,喝水多,拉肚子。

监考的人就比较累了,他们要负责碰考生。

有的考生打呼噜,只要一打呼噜,他们就碰一下。

李隆基一家回到兴庆宫,他自己出来,到考场看考生情况。

以前他不管的,也不像宋朝和明朝的时候还有什么殿试,直接就是吏部管。

历史上开元时期一段后,吏部不管科举,改成了礼部。

现在李隆基要看看,他知道,最近几年的科举考生要肩负起大唐的重任。

“陛下!”

“嘘!”有人打招呼,李隆基把指头放在嘴前嘘一下。

他穿着便服,背个走在一个个考间的前面走过,不看卷纸,也不问话。

身边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郭子仪,一个是郝灵荃。

郝灵荃当上将军了,不是大将军,只是从三品,一直跟郭子仪学习兵法和治军之道。

他本身武力值就很高,不然哪敢去敌人控制的地方玩策反。

两个人,加上李隆基本身的战斗力,学子们没那个本事伤害到李隆基。

李隆基走着,突然发现一个人在那里吃东西。

吃一小口,就不吃了,继续写。

李隆基站到旁边看,在写时务策。

今年时务策五道题,进士科的。

一问吐蕃军事策,二问突厥新领策、三问契丹贸易策、四问渤海交流策、五问广州市舶策。

跨度很大,许多人都不知道契丹、渤海和市舶。

此考生在写市舶策,眉头皱成个川字。

李隆基站到他面前,他都没感觉,一心全投入进去了。

写:海贸之利,在乎稀奇;海贸之需,在乎互与;唯大唐寻常之鱼,换别地奇方之渔。故天道不齐,人道有余。增减不虞,得获几许……

写着写着他就停下了,不知道该怎么写。

李隆基看着有意思,小声道:“余货换去,缺者补遗。求不在己,多为蛮夷。凡市交得益,必往来成积。”

“对,对呀,就是,厉害了我的仁兄。”此人觉得说到了自己的心里,赶紧写下。

写完,猛然抬头,发现情况不对。

卧槽,考科举还有人打辅助?

“继续写,别看我,趁着有感觉,快点。”李隆基催促,别听呀,停了思路就断了。

“哦哦,这就写。”这人低头又写起来,找到感觉了,这是谁呀,太厉害了,多谢!

一时间有了感觉,此人下笔如有神,刷刷刷就写出来一篇让他纠结的时务策。

“不错,不错。”李隆基看了,觉得很好,写海贸都写得如此透彻,虽然自己帮了两句。

“是呀是呀,我也挺满意的,这下可以放心吃饭了,好好睡一觉,这为仁兄……你咋在外面?”

准备大吃一顿然后睡个安稳觉的人反应过来,这不是平时的诗会交流,这是考场。

“贵姓?”李隆基觉得有意思。

“免贵,王,名旭自东来。”这个人报姓、名、字。

“一只鸭子不温暖,两只鸭子共御寒?”李隆基说出来两句诗。

“仁兄也知晓王某拙作?”王旭感觉遇到了知己。

“嗯!很好。今年没有诗和赋,你好好答,应该能考上。”李隆基点头,说完迈开大步走了。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写时务策不错的人,怎么写诗的时候是那样?

“要不要以后把诗赋都取消了,以免耽误人才?”李隆基问郭子仪。

郭子仪小声道:“陛下,我估计他写赋没问题,就是诗……太过神奇。”

郭子仪文采也不差,他看了王旭前面写的策论,都是有骈有俪,还有五言、七言对仗。

写赋绝对没问题,不过,这样写诗应该也没问题,怎么……

“估计是写诗的时候是真情流露,比较飘逸。”郝灵荃同样发现了,他听说过东来兄,两首诗。

论诗取才,此人废了,当写时务策的时候,又是栋梁之资。

李隆基摇摇头,同样一肚子疑惑,又猛然看向郝灵荃:“你也会诗赋?”

“会呀,到外面出使的时候,他们就仰慕我大唐诗赋,不会怎么去装那个……样子。”

郝灵荃低头,他确实会,而且还不错,装逼用的。

李隆基拍拍郝灵荃的肩膀:“不愧是朕的好将军,在庄子多学学,朕指望你帮朕、帮大唐稳固江山。”

“臣,万死不辞!”郝灵荃眼圈瞬间红了。

这一刻给他个炸药包,他都能一手拿着打火机,一手扶着肩膀上的炸药包。

跑出来凌波微步的姿态冲到敌军将领面前点燃,就当送外卖了。

“若易弟今日在此参与考试,会是何等情形?”李隆基突然想起了李易。

李易就很飘忽,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文采出众,更不晓得他什么时候大白话往外扔了,简直就是个迷。

“应与臣一样,异等。”郭子仪笃定,他觉得李易考科举,不一定是谁考谁呢。

李隆基摇头:“易弟这辈子都考不了,好笑不好笑?呵呵!”

郝灵荃和郭子仪没笑,实在是笑不出来。

二人再看周围考科举的学子,突然觉得没什么意思。

有人为了一个科举能考上的机会拼了命,指望考官手下留情。

有人不能考,不然考官就指望其手下留情。

李东主若是参加科举,吏部得重新调整正确答案。

不然时务策,李东主给出的回答和吏部想好的答案不一样,吏部就要完了。

是的,时务策必须以李东主的答案为准,他才是最正确的。

他说出来的话,就是大唐朝政执行方针,你吏部敢不同?说明吏部出问题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