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帝宠商妃 > 第323章荒芜心,玄华阵
听书 - 帝宠商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23章荒芜心,玄华阵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一瞬之变,说时迟,那时快。冷塑峰的五千江湖人物,再度将中原正道包围、厮杀。

君义奥狼狈、墨炫重创。陈偈还在君义奥的背上,龙骨锁牌压制荒芜。

月三蓉接过玄机剑,避开顾赎的致命杀机。

稽天涯带上,秦一琯左支右拙,冲开银豹、铜豹的封锁。

一圈人在中间;秦一琯的眼里发骇;再度望去,江湖人所拾的心,哪是什么雷霆心?

分明为荒芜心,那为无数年月之前,死于同骷天上,来不及回去天外南海的荒芜尸身。

它们的心与骷髅心相同,一者俱有沧桑的守护,一者为土匪的侵占。

收取荒芜心的江湖人,只要沾染了气息,就如同拥有,此心主人的修为。

个个散发荒芜之气,对中原正道的人迎头痛击。

前队的人马,如潮水般,被荒芜心所拥的江湖人及,冷氏的门生、弟子消去;

后队有紫宁雨、朱常余守护江湖人及黜鳞宫、沧桑楼的门生弟子,他们与睿山离得近,足可保命不失。

危险的为君义奥、月三蓉及四境主。

稽天涯带上秦一琯专门被荒芜兵找上,身拥的苍龙钥隐隐有,脱手而出的架式。

荒芜池的海外荒芜之气,太过炽盛。导致四境主的四大神兽,青龙、朱雀、白虎、玄武要出来为主人挡灾;分明为落下了庞大的阵法。只要四大钥匙出,则没有回归的道理。

君义奥满是苦涩,龙骨锁牌压制陈偈的荒芜,竟然隐隐有与荒神相克。

月三蓉护持好友与墨炫,玄机剑上冰蓝与冷意滔天。对上冷氏及荒芜兵。

“蓉蓉,别传送灵元给我。你先保护自己。”稽天涯口角发麻说:“你再这样倒下去连,墨兄也要我来保护呢,我有个托油瓶就够了啊,再加上你与墨兄,还要不要开战?”

秦一琯被他护持,扯开嗓门破骂:“荒神,我秦一琯此生与你势不两立。”

“呵呵”稽天涯苦笑。这货越乱越愤怒,只是太火了,过头又失偏颇。

“哈”君义奥卷刃将攻击,稽天涯的冷氏门生除去道:“别嚎了,我们百密而一疏啊?”

月三蓉手起玄机,厮杀中护持墨炫快快调回灵元道:“是荒神太狠毒。”

竟拿荒芜冒充雷霆。可凤骨锁牌为何会脱体而出呢?哪里出了变故?

“蓉蓉,你就别说风凉话了。”稽天涯嘟嚷道:“流漓满心神控制苍龙钥呢,苍龙钥好似被,这里的阵法拉据的快破体而出,为什么好好的从来都受控制的钥匙会?”

“天涯,苍龙钥不容小觑,不可将它交出。”

“我知你的意思了啦,可是流漓都快拉不住啊,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淹没。”

“坚持会儿,我们冲往里面。”

“说来容易。荒芜池的周边全部都为荒芜兵呢,要怎么冲?”

月三蓉要能知晓,早就行动了,哪会留到现在还停留于此?

墨炫于人的旁边,手抚心口,抹除为挡灾而暴裂的,黑水骷髅的联系,道:“商蓉,此阵为君无悔以符咒引雷开启;你小心,我需要调休三个时辰恢复灵元。”

稽天涯苦了脸道:“墨兄认真的?你倒是将血骷髅拿出来啊?”

墨炫召出玉符傀儡,无奈摇头道:“我无力控制。”辅被黑水骷髅的爆体而反噬。

别说动用血骷髅,就算传送灵元也无能为力。救下君义奥一命,换成他半身功体不全。

墨炫眼一动,隐隐的担忧显现,作下决定,唤声:“商蓉?”

“嗯?”月三蓉对战江湖人时回头。

他快不及眼在人的眉心,取出一缕魂识,融合血骷髅中,道:“它认你为半个主人,你分心控制它吧?”玉符慎重的交给人,那为视作一生的亲人,将半条性命交托。

“墨公子?”月三蓉盛情难却。光亮的额头,带起一丝透红,魂元很快得到补充。

“哎呀蓉蓉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般,是担心什么啊?”稽天涯将玉符所成的傀儡拽过,交给人手上,而后说:“你快快尝试运转,将秦兄墨兄交给血骷髅保护,我们冲出去吧?”

月三蓉的记忆空白,哪里知晓摧化血骷髅?接过玉符傀儡发呆,木讷的看墨炫。

后者挑眉,果然没有丁点的前程过往?

君义奥满身是血,背着陈偈,退了荒芜兵,“商容记住这样使用。”拾起玉符傀儡。

手起复杂、古老又透沧桑的印式,印中藏火色,分明运转太易剑灵珠。

他开启血骷髅,月三蓉袖一挥,源源不断的白虎灵穴的灵元送入傀儡中,分心两用。

驱使血骷髅护持墨炫、秦一琯。

“乌鸦嘴,三个时辰内,快快调息,寒鸦飞回来了嘛,可别被荒芜之主窥到空档,到时你得不尝失,必会雪上加霜。”他对黑水骷髅挡下致命一击,换成墨炫重伤,铭记于心。

墨炫摇头道:“我已经传送命令,让它回来。失去联系,并未遭反噬,它不会出事。”

月三蓉熟悉血骷髅的运转后道:“它们别有洞天。”

墨炫、君义奥相对。后者苦笑。前者寻问:“你能感应寒鸦的近态?”搜读电子书

“正在往回赶。”月三蓉手起复杂的冰焰涛天,太素剑气珠传送古老的波动与寒鸦。

相隔山高水远的一傀儡一人,好似又如从前,建立起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君义奥摸摸鼻,这人啊,过往在心玉中;竟能快速的熟悉乌鸦嘴的所有,到底是好是坏?

“哈。”墨炫笑了道:“让血骷髅护持你吧,我跟在你的身边则可。”

君义奥有心要说什么,不舍人受伤,只道:“乌鸦嘴是对的,商蓉别胡来,我向前闯开条路来,你与稽兄从后面带上中原正道的江湖人赶来,不可让自己受伤。”

“陈公子交给血骷髅”月三蓉话未说完。

“不必。”君义奥卷刃从前头升起道:“你护持乌鸦嘴,他受伤须赶紧好,别掉以轻心。”

他向前走了。稽天涯扯过秦一琯就往人的身边放说:“蓉蓉,要不秦兄给你吧?”

血骷髅提过秦一琯。月三蓉对好友道:“小心些别受伤,护持自己。”从后跟随那人脚步。

稽天涯松了口气,冲开条路,就见到紫宁仇等月族的人前来道:“快快让后面的人跟上。”

“到底怎么了,不是救陈偈嘛?”紫宁仇高傲又狼狈的道:“为何没雷池变的满是荒芜?”

“你很罗嗦哎?”稽天涯没有负担,道:“其他人没有掉队吧?”

“没有”紫宁仇很想踢他两脚,到处都为荒芜兵,只好说:“江湖人及黜鳞宫的正在后路,他们被紫宁雨及朱常余护持;不会出大问题,只是两人很不适。”

月三蓉有股担心,两人不适,莫非为白虎钥、玄武钥要离体?与墨炫相对寻问。

墨炫压制满身的气息,只道:“或许与你们两人有关。”

“我并未在此移动。”月三蓉回忆那人救冯莺时,曾在荒芜池的举动。

墨炫显然也想起这幕,道:“很有可能为四神兽,感知他危险,才会奋不顾身往外冲。”

月三蓉扶着他,看过去。

他的面色苍白数分,乍看异常脆弱;常年穿玄色的衣衫,受伤后,越发显的失血过多。

她一瞬恍惚,快步往前,与君义奥并肩道:“宁雨他们受困连连,不能让四钥匙离开。”

“商蓉?”君义奥背上的,陈偈完全被龙骨锁牌,掌握昏睡,卷刃挥洒间,划开生路说:

“应该有足够混肴,四神兽感知的阵法,并且还开启非磁非铁的玄华阵,才会使圣兽骨牌产生波动。”他将陈偈甩紧点别掉,镇重道:“商蓉,我需要找准时机一举压制阵法的运转。”

“你知阵眼否?”月三蓉一手使力说:“我们分不开人力”

“交给我吧,这点还难不倒我,冷塑峰已经成为荒神的爪牙,我不会再看沧桑楼的面子”

“不需要留情,他的命兄长早已放任;他并非荒神,杀与放随缘。”

“嗯?”君义奥回头,稍后点的人依然清冷有加,道:“你是对的,我们要找的为荒神。”

月三蓉与他危难中对视,两人都明白,他被利用的成份颇多。这场局,自己都会上当。

无怪乎只为蝇头小利的,冷氏家主冷塑峰。

君义奥收敛翻心绪,问:“后边的人能赶得上嘛?”

“解决当前要事。他们会赶上。”有紫宁雨、朱常余在后头,又有什么是赶不上的呢?

他一笑,拽过个荒芜兵,易手长剑,踢了脚过去,前方踢出条路来。左边一剑贯穿。

右边留给月三蓉,有了这会空档,手起长剑,双元萦绕于剑中,随之剑尖朝天。

“注意来,我全力以双元阻拦此阵的运转。”他剑柄指地,浑身气血与剑通贯会融。

月三蓉将左手边的,荒芜兵一剑砍下,扫除他周边的阻碍。玄机剑护持着他的要害。

不让荒芜兵寻着空档,将他伤着,脚涌永恒之灵,一股寒冰渐起。包裹自身及墨炫。

荒芜兵所存的为亘古的执念,眼见他们凶悍,越发向他们涌来。

通通化成冰人,随灵元爆成灰粉。

凌厉的月族术法,人的灵元、武学越发的高超,外来敌人越发死于非命。

“哈”君义奥长叹声,剑上溢满阴阳色,双元持平,一招往荒芜兵扎堆的池中去。

轰,轰天掣地的一击,长剑与阵法相对。荒芜池水花四现,荒芜心自动找寻附体。

月三蓉见状,要消灭。

“等等”君义奥手一拦,将人的小手拉下道:“荒芜心要的为与江湖人斗。我们需要赶紧离开,以求保留实力,除它们的代价,我们付不起。先留着吧,它们还没到时间消失。”

“你?”月三蓉问:“荒芜兵的作用,会使江湖人泛滥成灾。”

“江湖人不被灵宝鬼迷心窍,则不会被附体。商蓉,荒神强大,我们要做当下该为。”

两人望去,入目所见的荒芜心,还在从池中不断的飞涌起来,荒神的大手笔,怎会简单?

“荒芜心,玄华阵。”君义奥道:“荒神要将我们一网打尽,先按下吧?”

月三蓉很快调整道:“听你的。”

《帝宠商妃》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

喜欢帝宠商妃请大家收藏:()帝宠商妃搜更新速度最快。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