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蓁蓁美人心 > 第七章 妖君三子
听书 - 蓁蓁美人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七章 妖君三子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昌元妖君如此蛮不讲理厌恶修士的作风也不是一两天了。

他每次针对修士都要牵连普通人,说是不给招待中土修士,可谁会把身份刻脸上?何况为避免昌元妖君找麻烦,绝大多数修士在这里都会藏起异宝和仙门羽衣,与普通人无异,如何分得清?

指着普通人强行说修士的事也不是没发生过,他是非要将南之荒生活的凡人们逼上绝路。

可惜了原本最繁华的南之荒,变得这般惨淡,连妖商们都不肯再来。

巫燕君悄悄拽了拽令狐蓁蓁的袖子,低声道:“这里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紧回去。”

南之荒的荒帝也不知什么毛病,如此放任昌元妖君,若在西之荒,似这种妖君,早被西荒帝褫夺封号赶走了。

令狐蓁蓁再顾不得烫,只忙着狠狠吞面,这面花了两文钱,无论如何也要多吃几口。

不想四下里突然起了风声,街上一排排的灯笼瞬间被狂风扯得横过去,连屋顶的瓦片也被刮落,噼里啪啦砸下来,行人们躲闪不及,惊叫纷纷。

眼看一片瓦当头砸下,她急急让过,一个不留神,碗里残余的面全泼在袖子上。

哎呀,她的两文钱!

周围又有无数人急道:“快看那边!”

什么?

令狐蓁蓁扭头望天,只见半空驶来一辆巨大的车,拉车的是两头竖睛妖马,狂风正从它们身上迸发而出,镇上半数房屋的瓦片都被撕扯开,这一次,却没人敢惊呼尖叫了。

巨车似水滴般轻轻落在街上,尖锐的风声霎时停息,狼狈不堪的行人们畏惧地后退避让,个个俯首行礼不敢抬眼。

是妖君三公子的车。

看来那道妖君敕令是三公子代发的,前脚发完,后脚驾车现身,必然没好事。

摊上这妖君一家子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偏偏来的还是三公子。

这位三公子名声极坏,当然,跟他父亲不是一种坏,他对人与妖倒是一视同仁——一视同仁地好色如命。他平日不怎么出门,但每次只要一出来,必有女子遭殃。

眼看那两只竖睛妖马将车渐渐拉近,人群里的年轻女子们都恨不得把脑袋缩回肚子里。

巫燕君使劲把令狐蓁蓁的脑袋按下去,声音极低:“快把脸藏起来!千万别抬头!”

马蹄踏在石板路上发出异常沉闷的声音,令狐蓁蓁垂着头,刚把袖子上残余的面条清理干净,便见车舆停在了自己面前。

赭色的车帘被撩开,露出一张瘦削的脸,面容看着倒是和善的,眼神却跟盯上猎物的蛇一般,直勾勾地看着她。片刻后,他从鼻子里哼出个满意的声音,又慢慢放下了车帘。

车门立即打开,里面走出两个高大如铁塔般的妖,眼看一左一右地冲着她来了。

令狐蓁蓁错愕地退了两步,这是要跟她打架?!她觉着这种体型的兽妖打起来只怕不容易,他们跟野妖的差距得有十万八千里。

“蓁蓁……”

巫燕君已吓得僵住,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昌元妖君这一家子在南之荒跟霸主差不多,谁惹得起?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两只巨妖提小鸡似的把小师妹提上车,一点办法没有。

上了车,令狐蓁蓁却淡定下来——那两只兽妖不是来找自己打架的。

四处打量一圈,车厢内异常宽敞,瘦削的妖君三公子正斜倚在一张软塌上。软塌下面,绕着车壁细数,足有五个年轻女子,个个捂着脸缩成一团,泪流满面。

……她明白了,原来是当街抢女人。

这里应当都是被他抢来的女子,其中有一个莫名眼熟,那轻软飘逸的杏黄长裙,那绾得特别精致的发髻——是三个灵风湖女修士之一,叶小宛。

不是吧,她也被抢了?她不是修士吗?

似是察觉到视线,叶小宛缓缓抬起头。她倒没哭,只是满面焦虑,见着令狐蓁蓁,她不由“啊”了一声:“令狐姑娘!你也……”

三公子笑眯眯地开口:“你们认识?令狐这个姓有意思,还罕见,你叫什么名?”

令狐蓁蓁想了想:“我姓令,名狐。”

三公子不以为意地笑了声,朝她招手:“你过来。”

她仔细掂量了一下实力差距,立即依言过去,他便眯眼细细瞧她片刻,语气很苛刻:“跟落汤鸡似的,真邋遢。”说完又捂住鼻子,露出嫌弃的眼神:“衣服上一股酱油味。”

又是落汤鸡又是酱油味,那干嘛要抢她?

三公子长了张和气的脸,说的话却有些让人毛骨悚然,他看着叶小宛,颔首道:“你是中土修士,还偷拿我父亲地界里的栾木果实。”

说罢又扭头来看令狐蓁蓁:“我听栾木上的藤妖说,有个穿绿裙子,嘴唇特别红的小丫头砍伤他,是你吧?怪不得你和她认识。你们一个个的,可真是胆大包天。”

竟然是因为栾木果实的事!所以妖君敕令是为了抓她?!

令狐蓁蓁暗暗吸了口气,汤圆妖君好生小肚鸡肠!

三公子缓缓道:“巧得很,竟给我捉到偷摘果实的小贼,不过我知道,伤了栾木,毁了符傀的不是你们,所以罪不至死。既然以后是我的女人,偷拿果实这种小罪,我替你们消了。”

见叶小宛面色惨白,他便又笑:“你们应当开心才是,父亲要整治地界里捣乱的中土修士,少不得用些雷霆手段,误伤凡人也是常见,你们被我带回俊坛的行宫,却可以养尊处优。只是,回去后得好生学些规矩,似你们现在这样一直哭、缩着背、举止粗鲁可都不行。”

车厢内彻底陷入死寂,少女们终于连哭也不敢哭了。

令狐蓁蓁偷偷闻了闻袖子上的酱油味,哎,两文钱的面,没吃几口就这么毁了。她两天两夜奔波无眠,累得半死,连个盹都没打,又遇到这倒霉三公子。

世上的事,真是没道理。

*

大荒共分为东南西北四荒,四方各有一位荒帝执掌,南之荒的荒帝似乎并不怎么管事,导致这两年反而是昌元妖君越管越多,他那套不讲理的规矩覆盖范围也越来越广。

在被第八个食肆拒绝接待后,周璟终于忍不住发火:“那狗日的妖君到底要干嘛!荒帝都允许,他算什么东西!还不给中土修士来南之荒了?!”

秦晞默默望着空荡荡的街道,何止是不欢迎中土修士,摆明了连普通人也厌恶,这样下去,南之荒迟早再也没人。

这妖君脑子坏掉了吗?

眼见最小的食摊都不接待中土修士,他终于也有些郁闷。

好不容易在这里找到钱庄,刚把金条换成银钱,那昌元妖君就下了敕令找中土修士的麻烦,连饭都没地方吃。虽说有修为撑着,不至于像普通人那样必须每日进食,可他们还没到不用吃饭的境界,该饿依旧饿。

街边充满烟火气的摊子,放在中土他们沾都不会沾,然而此刻饥火燎心,煮面条的水汽都极诱人。秦晞盯着锅里的面条,眼珠里直冒绿光,周璟赶紧把他拽走,他晓得,这位师弟绝对能做出强取豪夺的坏事。

他们此番来大荒,是为了寻一个极紧要之人,找回一件极紧要之物,还不知要花费多少时日,因此能低调必须低调,不能低调,也得咬牙低调。

他索性搬出正事来压一压饥火,低声道:“怎么样,签文上的深谷为陵还有思女无后,你想明白是什么东西了没?”

提到这个就头大,秦晞摸着耳畔的细小玉环:“想不明白,总之,慢慢找吧。”

说罢,他递过去一只热腾腾的馒头。

周璟眼睛都直了:“你偷、偷……”

秦晞三两下便吞了一只馒头,再从袖子里取出第二只:“我放了钱的,不算偷。”

哦,那还好。

周璟抢过馒头一口咬了大半个,含糊不清地说道:“这狗屁妖君找事,干脆别待南之荒,去西之荒看看吧。依我看,签文故弄玄虚居多,前面都是幌子,咱们干脆直接去西之荒的定云城,说不定马上就能找着。”

他也是这么想,天天吃馒头睡树顶的日子他觉着不适合自己。

秦晞搓了搓指尖残留的馒头渣,忽见斜对面客栈前站了两个很眼熟的穿杏黄裙的女修士。她们看上去不大好,站都站不稳,似是拉着掌柜哀求什么,那掌柜满面愧疚,只是连连摇手。

“罗师妹,你们出了何事?”

周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罗之云如得了救星般急急转身:“周师兄!秦师弟!求你们救救我师姐!”

这一下动作过大,一直扶在怀里的曾静软软摔了下去,周璟急忙抓住,却见她满面是血,且仍有细细的血从五官里渗出。

这么重的内伤!

他正要询问,不想罗之云也一头栽倒在地,同样数行细细的血从她口鼻中汩汩漫溢,顷刻间染红了半张脸。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