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蓁蓁美人心 > 第八章 双管齐下
听书 - 蓁蓁美人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章 双管齐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子夜时,疗伤终于完毕,秦晞将曾静放在地上,缓缓出了口气。

一旁的罗之云受伤不重,已醒来多时,正含着泪与周璟诉说经过:“当日与二位在云雨山道别,我师姐妹三人便往西之荒渡口赶。途中遇到昌元妖君广发敕令,我三人只怕惹祸,本想连夜赶路,却遇到紧随其后的妖君三公子。三公子指使手下兽妖对叶师妹纠缠不休,拉扯中叶师妹怀里的栾木果实叫他发觉了,他便直接动手抢人。曾师姐为了护着我们,连中两次蝠声术……”

说到这里,她又哽咽起来:“三公子说,昌元妖君广发敕令正是为着栾木果实被窃取的事,还说我们毁了符傀,要我们偿命。叶师妹主动出来顶罪,就、就被那三公子拽上车拉走了!说什么带去俊坛的行宫做他的、他的……我只怕叶师妹已经……”

罗之云再也说不下去,泪如泉涌。

周璟听得眉头紧皱:“那狗日的妖君真在挑事,南荒帝就这样任他胡来?”

虽说大荒铁律是不许杀妖,可中土修士也不能轻易被伤害,彼此多数是维持一种微妙的和谐,互不干扰。然而昌元妖君却发了疯一般,甚至在自己地界里订了新规矩:妖可以杀人,人却不可以杀妖。

大荒妖虽多,但人更多,他摆明了不想给人好日子过。

罗之云犹在拭泪:“听说南荒帝已多年不管事,更有传言说他极厌恶修士,所以才如此放纵昌元妖君。”

一个不管事还厌恶修士的荒帝,一个发疯妖君——实实是乱七八糟的南之荒。

秦晞疲惫地坐下去,一手将垂在耳畔的玉清环拨去后面。

要不是昌元妖君找事,他这会儿应当是睡在最奢华的上房,喝着大荒最上等的美酒,而不是躺在野地荒屋里,睡又冷又硬的泥地。

想想实在来火。

“俊坛的行宫。”他语气里带了一丝阴森森的杀意,“有意思,为一张群傀符纸大动干戈,不晓得三公子跟符纸一样被扯碎,昌元妖君是什么反应。”

……都说了在大荒无论如何要低调,把三公子杀了,这大荒还能待吗?

周璟不理他,只安抚罗之云:“罗师妹不必焦虑,明早曾师姐醒了,你与她先往西之荒渡口去等几天,我和师弟会把叶师妹带过去的。”

罗之云万分感激之下,哭得反而更厉害了。

两位太上脉修士显然都不擅长应付这局面,一个被哭得睡不着,一个尴尬。不过她内伤初愈,到底体力不支,哭着哭着竟不自觉又昏睡过去。

周璟松了口气,忽然问:“你下了昏睡术?”

“是。”秦晞睡意朦胧,“要不你替她解?”

这样说就是没下了,周璟对他的作风比较了解,思忖片刻,又道:“俊坛的行宫离这里很远,听说防守甚严密,须得想个低调稳妥的法子混进去。”

事情起因是为着符纸被毁,这事儿他们多少要担些责任,必须得把人救出来。

秦晞翻了个身:“法子我来想,七师兄可否安静一会儿,师弟很困。”

周璟哪里理他:“可以用障眼法混进去,只是太容易有破绽,实在不行的话,也只能……”

秦晞睁眼看他:“真要杀三公子?”

“杀个屁!”周璟快烦死他了。

那他放心了,刚才就随口一说,当真可不好。

*

风从敞开的殿门外缓缓灌入,冰寒刺骨,叶小宛冷得瑟瑟发抖,紧紧抱住胳膊,一面偷偷环顾四周。

殿内已聚集了十来个和她一样只穿着单薄丝裙的少女,有的面善,有的面生,兴许是三公子这两天又新抢的,但她始终没找着令狐蓁蓁。

完了,必是那三公子等不及已向她伸出魔爪。

叶小宛不禁生出一股兔死狐悲的悲愤来。

这一趟来大荒,实实被昌元妖君坑惨了,也怪她自己不够谨慎,原本三公子总还有些忌讳,并不敢真抢中土修士,谁想叫他发现了怀里的栾木果实。这下被抓个正着,不但自己遭殃,还累得两个师姐重伤,也不知她们现在是死是活。

她竭力收拾心情,偷偷探头往窗外看。

这里是一座寸草不生直插入云的孤峰,俊坛的行宫就建在冰封雪埋的峰顶,所有房屋建筑错落有致分布在险壁上,竟不成整体。窗外就是悬崖,底下白茫茫一片云海,不知其深几何,稍微看一眼便令人心悸。

她们身处的地方叫黎黄宫,三公子强掳来的女子都被安置在这里,而黎黄宫也仅仅是俊坛行宫驳杂建筑里的一小块,更建在最险处,除非生了翅膀,不然根本没法逃。

殿外木回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多半是黎黄宫的管事,叶小宛急忙用袖子吸干眼角的泪。这鬼地方的鬼管事连哭都不给姑娘们哭,动辄就用黑铁戒尺打脚板,痛入骨髓,她可不想再被打了。

下一刻,殿门处走进个高挑窈窕的身影,竟是令狐蓁蓁。

同样穿着单薄半透的丝裙,她虽也冻得脸皮发青,倒还镇定,进来后只张望一圈,随即便往叶小宛这里走来。

“令狐姑娘!”叶小宛压低声音,“你、你没事吧?”

她有事。

一进黎黄宫,她身上所有的衣物就都被女妖们扒了,连木雕镯子也不例外。真凶残,她全部家当都在镯子里,没了镯子,就是跑出去也没法过,饭都吃不起。

可能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早先把栾木果实给了二师姐,不然简直雪上加霜。

令狐蓁蓁吐出一团白雾,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把手揣进袖子里,用最轻微的声音说道:“修士不是会传信术吗?叫你师姐们来救啊。”

叶小宛羞愧地垂下头颅:“我……修为浅薄,还没学会传信术。而且师姐们都被三公子打伤了,只怕性命堪忧。”

看来中土修士也并非都如那两个太上面一般强。

叶小宛突然轻轻拽了拽她的衣角:“令狐姑娘,你不怕吗?”

令狐蓁蓁摇头:“我很怕。”

叶小宛声音微微发抖:“你有没有发现,黎黄宫只有我们这些被新抓来的,在我们之前的人去哪儿了?”

令狐蓁蓁朝窗外看了一眼:“都丢下去了吧。”反正肯定不可能好生送回去。

叶小宛面色苍白:“我是昨天偷听女妖们交谈才知道的!被掳来的女子都是等三公子玩腻了就直接扔下孤峰!令狐姑娘!我们一定得逃!”

令狐蓁蓁声音更低:“你有什么法子?”

叶小宛再度羞愧地垂下头颅:“我……还没想好,我再想想。”

令狐蓁蓁侧头往外看,这座孤峰太高,就算有油布翅膀,也不可能安然落地。攀爬估计也不行,整座孤峰都被厚厚的冰雪覆盖,爬到一半不是累死就是冻死。

她一时也想不出法子,正有些无奈,忽闻殿外传来妖兽的低低嘶吼声——是妖兽坐骑的吼声,谁有坐骑?她伸长脖子朝殿外张望,便见黎黄宫的女管事正从一匹雪白的虎妖坐骑背上下来,身后跟着四个膀大腰圆的守卫女妖。

这位女管事她见过不下三次,每次身后都跟四个女妖。女妖们个个腰佩短刀,且看体型多半是兽妖,想悄无声息弄倒她们,只怕不容易。

女管事进殿后先姿态高傲地环顾一周,见女子们虽冻得面无人色,却个个垂头静默,她不由露出一丝笑,训话时语气也温和许多。

“你们乖觉,三公子便欢喜,我也省事。三公子是个有雅趣的妖君公子,你们能来这黎黄宫,从此衣食无忧,备受宠爱,其实福运不浅,多少女子想来都来不了。只要乖乖听话,不忤逆三公子,绝不会有人为难你们。若能再把仪态学好,知道怎么柔顺地侍奉三公子,那便再好不过。”

令狐蓁蓁不动声色地打量她。

在师门大宅住的半年间,她见识过不少野妖,摸索出一套规则——草木类的妖总不能离原身太远,像藤妖和桑树妖那种,便只能画地为牢。花妖则常把妖身带在身上走动,虽灵活些,却多数不会很强。

她怀疑这管事是个茶花妖,她细微的举止动作间一直很在意发髻上的那朵红茶花,即便是离着这么远训话,她也总会下意识抬一下手,仿佛要护住什么。

很好,有武器,有坐骑,回头她就掐了这花妖,逼她把镯子还回来。

令狐蓁蓁轻轻拽了拽旁边叶小宛的袖子,轻柔的声音近乎耳语:“我有法子,但你要帮忙。”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