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蓁蓁美人心 > 第九章 一波三折
听书 - 蓁蓁美人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章 一波三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冬月初一,晚霞万里。

因连着下了两天的雪,峰顶一片白雪皑皑,绚烂的霞光晕染在冰雪之上,整座黎黄宫都笼罩在淡淡的橙红色之中。

这层暧昧而温柔的霞光透过偏殿的巨大木窗,也染红了殿内美人们的面颊。

女管事端坐在软塌上,目光扫过这些被精心装扮过的女子,甚是满意地微微颔首。

此次因着昌元妖君下敕令,三公子视察整个地界,共带回十五个新美人,在这黎黄宫中细细训教了三四日,果然个个比先前好上许多,走起来也好,站着不动也好,都颇有些风流味道,是三公子喜欢的模样。

就等三公子今晚来亲自挑人了。

她的目光落在殿内唯一一抹艳丽而高挑的火红身影上。

这红衣美人实实是罕见的容姿,当初一眼见着,她就晓得她适合鲜艳浓烈的颜色,她这身装扮还是自己亲手挑的。尽管三公子平日里偏爱清雅,但秾艳到这种地步的美人,可完全不同,她必能得到前所未有的盛宠。

三公子曾经最宠爱的美人在黎黄宫活了两年,女管事觉着这位红衣美人必然能比先前那个活得长一些。

“令狐,你过来。”她开口唤她,对这位极可能受盛宠的美人,她好生把名字记住了。

红衣妖姬踩着不紧不慢的慎重步伐——哎,这走路的仪态就不对劲,莲步轻移呢?怎么走得好像地上藏了刀尖一样?她这几天到底练了什么?

可是绚烂的霞光透过窗楹撒在她身上,头顶华美的黄金头饰光华璀璨,几近不可逼视,她半张脸被暧昧的橙红色晕染,浓密的睫毛好似半透明的,整个人显得迷离而妖艳,实在美得令人无话可说。

女管事一瞬间就把斥责的话吞了回去,和颜悦色地开口:“你先前说,愿意为三公子吹奏一曲,准备得如何了?”

令狐蓁蓁道:“准备好了,不过我吹笛子,还需个伴舞。”

说罢,她便指向角落里的叶小宛。

哦,是那个穿白纱衣的美人,也是个极出色的,双眸似水,甜美里面还带了股莫名的韧劲儿。

“很好,让她上来,你们排演一遍给我看看。”女管事含笑颔首。

银铃脆响,叶小宛翩跹上前,赤足上银铃清脆响动,半透的白纱衣衬着她轻盈的仪态,像是要飞起来似的。她落在令狐蓁蓁身侧,指尖捻了一朵花般的形状,甚是优美。

令狐蓁蓁将润白的玉笛抵在唇边,她唇色红艳,上了胭脂后更是极诱惑,纤细的手指捏着玉笛,不知是玉白一些,还是她的手白一些。

笛声啾然鸣动,女管事陡然握紧了拳头。

这笛声……好像跟她这美丽的架势全然不是一回事啊……

女管事皱眉扶额,满殿的人个个一脸忍耐之色,唯有叶小宛还在翩然起舞,跳得特别好看,实不知她如何能在这片刺耳噪音中找准节拍的。

不行,脑壳好疼,眼睛根本没法享受,女管事把手一挥:“别吹了!”

扎耳朵的噪音终于停下,火红的美人有些无辜地望过来。

“你就拿这种东西呈给三公子?”女管事问得声音发颤。

令狐蓁蓁奇道:“我不是吹得挺好吗?”

女管事只觉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冷不丁身侧的女妖“嗤”地笑了一声,她不禁扭头狠狠瞪了这胆大的女妖一眼——新来的竟这般没规矩!

她缓了缓,只盯着令狐蓁蓁,这红衣妖姬神情无辜,无辜里带着异样的平静。

不用说,她多半是故意的。向来到了黎黄宫的女子,若哭闹哀求,甚至寻死寻活,反而好对付。最麻烦的就是她这种,最能作死,她要是到了三公子面前仍这般放肆,自己也没好果子吃。

得给她来点小教训,杀杀野性。

她指着令狐蓁蓁,吩咐身侧四个女妖:“把她按住,打脚掌十下。”

打脚掌?令狐蓁蓁视线落在那四个朝自己走来的高大女妖身上,其中一个从袖子里取出一根二尺来长的黑铁戒尺——用这个打脚掌?!什么人想出如此惨绝人寰的刑罚!

她缓缓退了两步,恰在此时,一直躬身在旁静立不动的叶小宛突然动了,长长的纱衣袖子里喷出团团绿烟,顷刻间化为数道藤蔓,将那四个女妖缠住。

藤蔓并不粗,力道也弱得很,但因着猝不及防,女妖们到底是被缠住,一时挣扎不开。

令狐蓁蓁也动了,火红的身影划出一道利索的弧线,黑铁戒尺已被她抢在手中。

“碗,取刀关门。”她的吩咐极简洁。

碗是什么?

叶小宛觉着她嘴里的“碗”跟自己的“宛”绝不是一个东西,但眼下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她脚掌在地上一踏,偏殿的门窗霎时尽数关闭锁死,四下里登时一片昏沉。

紧跟着,她手掌又是一抬,女妖们拴在腰上的短刀便落入她掌心,却只有两柄,她不由微微一怔。

说时迟那时快,女管事的反应比她们料想的要迅捷无数,只愣了一瞬便伸手入袖,看姿势是打算抽警示符。令狐蓁蓁出手如电,手里的黑铁戒尺毫不犹豫掷出,“呜”一声锐响,正击中她肘间,不等女管事再动,她一把抓过叶小宛手里的短刀,寒光疾射,刀刃擦着女管事的耳朵,直接将她发髻上的巨大山茶花打穿,钉在了墙上。

这一串动作行云流水般利落干脆,她鲜红的袖子像一条流动的红线,毫无凝滞,骤然扬起复而缓缓垂落之际,女管事已扑倒在地,墨汁似的妖血在身下缓缓铺开,触目惊心。

好、好厉害!叶小宛忽觉自己这修士做得弱炸了,只习惯地想着要用什么术法来对付,看人家多干脆,戒尺短刀就能把妖给重伤。

短短数息间,局面便已翻转,四个女妖甚至还没能挣脱藤蔓术。

叶小宛拔刀便刺,冷不丁某个女妖身上忽有金光迸发,她只觉手腕被人捉住,下一刻,熟悉的嗓音便在头顶响起:“他娘的!你们可真会乱来!”

她不由惊呼出声。

这边令狐蓁蓁刚把女管事翻过来,她的镯子还没取回,可不能叫她死了。

逃跑计划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只要能制服女管事,就成功了一半。待把她衣服全扒了,叫她用不出任何手段,挟持着取回镯子,再把她的坐骑抢了,她们就能从这孤峰上逃走。

令狐蓁蓁动作飞快,正要扯开女管事的腰带,后面叶小宛的惊呼声便吓了她一跳。

一转身,却见叶小宛被一个穿深紫衣裳的男人抓在手里,竟是周璟。

而靠着自己这边的殿角,一身白衣的秦晞刚把手从最后一个守卫女妖的脖子上收回。

太上面修士?她不由怔住。

直至此刻,偏殿内原本被吓傻的众多女子才终于反应过来,纷纷哭叫着奔向紧闭的殿门,急于逃离这血腥的地方。

眼看她们开始砸门,令狐蓁蓁再也顾不得两个修士,反手便去抓女管事,不料抓了个空,那满身鲜血的女管事不知何时已躲了老远,手里还捏着一粒青光小球。

不好!她的戒尺脱手而出,还是迟了一步,小球被女管事一把捏碎,只听殿内“嗡”一声,眼前青光流肆,竟是起了妖言结界。

结界如悬浮的丝网,一层层在殿内散开,眼见一个少女不小心触碰到那层青光,立即被结界收拢裹成一粒茧子,令狐蓁蓁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完了,功亏一篑。

一阵阵激烈刺耳的钟声在峰顶回荡,是警示符的动静,两个姑娘的突然发难打乱了他们低调的营救计划,这下势必要惊动三公子,没法再救剩下的人。

秦晞皱眉唤出风雷术法,周璟那边动静更大,听着像是把偏殿的墙给拆了。

“元曦!说好的地方见!”他的声音一倏忽间便窜了很远。

说好的地方当然没问题,只要找到能指路的。

秦晞将面前的妖言结界震碎,终于找着红衣的令狐蓁蓁,她正在密密麻麻的结界青光里避让奔跑,比兔子还灵活。

她可真是又一次叫他大开眼界。

风雷术法瞬间将周围的结界扯碎,秦晞上前一把捉住她的胳膊:“失礼了。”

翠绿鲜亮的术法光辉骤然铺开,洪水般朝前猛撞,令狐蓁蓁只觉耳朵都要被炸聋,眼前烟尘弥漫,什么都看不清,整个人为他拽着疾驰出偏殿,却是落在了外面一处宽阔平台上。

她正欲开口,冷不丁他猛拽着她窜至平台边缘,一个纵身便往云海跃下,刺骨的风瞬间把她嘴里的话吹得一干二净。

这是什么自取灭亡的逃命方法?!

急速下坠中,似有无数狂暴的风在拉扯,她整个人像一片树叶似的翻过来倒过去,神志不清之际,她好像抓到了什么,当即死死抱住。

不知过了多久,凄厉呼啸的风声渐渐变得柔和,最后归于虚无。很快,温文尔雅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连带着她面颊紧贴的地方微微震动着:“令狐姑娘,到底了。”

到底了?她被摔成了多少瓣?怎么还能听见声音?

令狐蓁蓁缓缓睁开眼,微微动了一下,手脚都在的样子。

她迷惘地四处张望,这里不晓得是什么地方,满地碎石,不远处有一条甚宽阔的河流,水流十分激烈,潺潺有声,河对岸是茫茫无边的漆黑野林与高低起伏不一的连绵山峦。

……没死?

她抬起头,秦晞的脸意外的近,也垂睫看着她,一只手还捂着鼻梁,声音模糊:“可否放开我?”

她那个高高的黄金头饰,一根戳着鼻梁,一根戳着耳朵,好痛,忍到现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