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蓁蓁美人心 > 第十六章 心结顿开
听书 - 蓁蓁美人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六章 心结顿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她好像见到了大伯。

他有好几个月没回来,这次又是踏着夕阳而归,橙红的霞光落在他背上,勾勒出让她喜悦的色彩与轮廓。

他的手轻轻抚摸在脑袋上,很温暖。

她喜欢这种温暖,渴望再多一些,然而它们总是异常短暂,就像那些绚丽的霞光,怎样也留不住。

令狐蓁蓁睁开双眼,睫毛被干涸的血渍黏在一块儿,视线猩红模糊,眼前依稀有个人,离得很近。

她下意识伸出手,紧紧捉住他的指尖,低低唤他:“大伯。”

“……姑娘……怎么突然醒了……快让她睡着……肯定很疼……”

一个清脆的女声急急说着什么,她只是听不真切。

被攥在掌心的手指修长而温暖,袖子里带着被阳光晒得甜丝丝的花草香——不是大伯。

令狐蓁蓁一点点松开手指,心里有些许的失望,那只手却轻轻摸在了头上,另一个熟悉的声音低声道:“快睡。”

她只觉倦意团团袭来,不能控制地再次陷入昏睡。

不知过了多久,风声细细灌入耳中,连带撩起耳畔的头发,擦刮着脸颊,有点痒。

令狐蓁蓁又一次睁开眼,这次终于没有血渍粘结,只是四周极亮,满眼生花,她下意识抬手遮住,身侧立即传来叶小宛惊喜的声音:“你醒啦!”

她急急眨了好几次眼,才渐渐适应刺目的亮光。

这里似乎是客栈,木窗上绘了彩漆,虽是半旧,却干净而华丽,窗外日光清透,是个晴朗天气。

她躺在床上,叶小宛坐在床侧惊喜地看着自己,周璟刚开门进屋,秦晞懒洋洋靠在窗边软塌上,用长袖挡住亮光,好像正在睡觉。

——以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每个人,头上都有着毛茸茸的狐狸耳朵,看起来像是现了妖相的妖商。

令狐蓁蓁情不自禁吸了口气,不小心被口水呛住,咳得惊天动地。

叶小宛手忙脚乱拍背替她顺气,连声道:“别慌别慌!这是障眼法!那个昌元妖君的妖兵四处搜寻修士,不这样装扮根本进不来城镇,你伤那么重,须得静养,秦师弟只能出此下策……”

“是上策。”

周璟横了她一眼,径自走去床边,亲自倒好茶,递给令狐蓁蓁,亲切得很是别扭:“喝茶。”

她对他罕见的亲切一无所觉,接过喝了半盏,就在叶小宛以为她会问这是哪儿、谁替她更衣之类的问题时,她极慎重地开口了,语气得有千斤重:“是谁替我疗伤?”

“我。”秦晞犹带睡意的声音传过来,他放下挡住阳光的胳膊,眯眼看她,“怎么,又要说没钱?”

令狐蓁蓁沉重地合上眼皮,他治个手指上的窟窿都要五百零一两,鬼知道这次收什么天价。时间要是倒流就好了,她绝不进臷民庄。

“我……我说过,我提醒过。”她觉着自己不能沉默下去,“要是出了事,我不给钱。”

“钱什么钱!”

周璟一听他们算那些鸡零狗碎的烂账就来火,再也撑不住亲切假象,毫不客气将她一把从床上拽起,莫名摆出个近乎威胁的姿态,脑袋上漆黑的狐狸耳朵竖得笔直,杀气腾腾,眼神也恶狠狠地。

“你听好,你被万鼠妖君掳走是我的错,既然醒了,就赶紧揍我一顿,快点!”

他就等着她醒,这几天他老被自己的良心折磨,寝食不安,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快!要不我给你刀,捅我一下?”他掌心金光凝聚,化作长刀丢到她手边。

令狐蓁蓁低头看了看金光璀璨的长刀,再抬头看看他:“我被抓是因为我打不过他,跟你没有关系。”

大伯说过,人只有自己对自己负责的道理。

是她不够强,没有能力保护自己,才不得不与太上面同行。说是给带路,他们负责打架,可其实她晓得,姓秦的那句话说得再正确不过:他们不一定要她带路,她却必须要他们救命。

把性命拴在别人手里是这样,多亏他们救了她,才保住这条小命。

周璟千算万算也没想到她是这种反应,不由怒道:“你一个普通人你打得过个屁!都说了叫你捅我一刀!不!捅三刀!快点!老子还等着吃饭呢!”

她这边欠着天价疗伤费,还得捅他,真是烦得脑壳都要炸。

“你自己捅。”令狐蓁蓁翻身下床,“我不捅。”

不去管周璟暴躁的脏话,她弯腰穿鞋,忽觉衣服变了,红衣变成了黑衣,丝缎般光滑薄软,式样异常风尘气,襟口也莫名的低,露出一小片锁骨与一线艳红胸衣,她不由愣住。

叶小宛干笑道:“你那件红衣已经破损,不能穿了,这件衣裳是我在万鼠妖君地宫里翻出来的,就是有点儿……可这件是唯一能穿出来的……而且上面也有绣避字诀真言。”

万鼠妖君的品味简直俗不可耐,她在地宫里足翻了半个多时辰,全是些大紫大绿,动不动就是一层薄纱,什么都遮不住,好容易翻到这套黑的,除了襟口低些,已是没的挑了。

“对了令狐姑娘。”她悄咪咪凑去令狐蓁蓁耳畔,“你放心,疗伤的时候,衣服是我帮你脱的,伤处也是我指的,秦师弟什么都没看见。”

她就晓得,还是碗可靠,若当初是她俩逃出来,碗肯定听她的,不会进臷民庄。

令狐蓁蓁穿好鞋,忽然问:“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叶小宛被问懵了,橙黄的狐狸耳朵疑惑地晃了晃:“想、想要的?我、我想……吃荷叶莲子羹……”

去哪儿给她弄来这反时令的荷叶莲子羹?令狐蓁蓁一时头大,下意识往窗边走去,探头一看,熟悉的彩瓦屋顶与道旁整齐的常青树,这里竟是水清镇。

绕了快半个月,又绕回这地方。

“老鼠妖君呢?”她问。

秦晞淡道:“被我打伤,逃了。”

他一说话,令狐蓁蓁就烦恼,仿佛有千万斤沉重的银钱压在肩头,简直窒息。

她重重吸着气转身,却见秦晞递过来一只不大不小的布包:“急着给你疗伤,没仔细搜刮地宫,只取了些银钱和树皮纸,算是赔礼。”

赔礼?她如坠梦境:“你、你再说一遍?”

秦晞只把布包放在她手上:“臷民庄的事是我们有错在先,救命疗伤理所应当,这个拿好。”

令狐蓁蓁慢吞吞翻开布包,厚厚的银票与厚厚一沓若木树皮纸放在一起,好看到不行。

太上面居然没有狮子大开口,而且倒过来给她赔礼又是怎么个意思?她好像想不明白。

以前在深山的时候,大伯时常与她说,日后出门在外必须结清所有因缘关系,以免被牵绊住,不得已欠下人情也好,被人欠了人情也好,都会叫人不利索。

她觉着用钱结清最快了,干净利落,清晰明了。

可是跟这姓秦的总也算不清账,她觉得清楚的账,被他算成无底洞;她以为真是无底洞的,他又不要了,还给赔礼。

她抬眼去看他,他也在看着她,头顶一双毛茸茸硕大的雪白狐狸耳正晃来晃去,看着手感特别好的样子。

客房门突然被敲响,却是伙计来送时鲜野果并几碟精细糕点,因见令狐蓁蓁容姿秾艳,那伙计悄悄又多塞给她一篮果子。

秦晞见她要给钱,索性一把拽住,低声道:“不是人家给你什么,你就一定得还钱的。”

他算琢磨透了,这大荒人见识不多,规矩却不少,有所得必须有所予,还懒到只用钱结算人情。她那个大伯不晓得怎么教的她,万事结清为上,开口闭口都是钱,受了那么重的伤,第一句还是钱。

说什么结清因缘两不相欠,人和人的往来哪有这么简单粗暴,世间事若都能轻松结清,又何来许多纷争。

令狐蓁蓁像遇到解不开的难题似的,眼神迷惘地看着他。

她自己慢慢纠结去吧。

秦晞随手挑了颗果子,入口却又酸又涩,一点没有那天在臷民庄她递过来的爽口。

想起刚在地宫找着她的情形,他眉头皱得更紧。

她伤得非常重,左边身子的骨头多半碎了,脊椎也有裂痕,更不用说擦伤刮伤。他抱她出地宫时,衣服上染满了血。修士避什么都避不了血,他头一次发觉人的血那么烫,明明滚烫,却让他想到“死”这个冰冷的字眼。

周璟把责任全部揽在身上,自己也并不无辜,之前分明有许多空隙可以把她拉到身边,可他大抵怀着一种轻率的“看她能如何”的心态,并未施加援手。

为着非同寻常的缘故,他不得不来大荒,对这里实实充满了警惕与厌恶。偏生第一个遇见的又是从头到脚都古怪的令狐,他始终对她暗藏疑心,揣测她或许有什么深藏不露的东西,暗暗琢磨她看似无邪的可疑举动。

然而他只是把对大荒的反感映射在她身上而已,堂堂太上一脉修士,心性未能磨炼到家,迁怒实在不应该。

并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大荒人”,她实实在在只是个普通人,他错了。

一只纤细手掌伸到面前,掌心托着一粒青中带红的果子。

秦晞转过头,那黑衣的令狐正仰头看他,头顶火红的狐狸耳朵被太阳映得金灿灿,媚而长的眼,真像只狐狸。

“这个甜。”令狐蓁蓁将那只果子放在他手上。

他毫不客气接过来直接啃,眉间忽然舒展开。

果然甜。

秦晞又看了她一眼,清透日光映在琥珀色的眼珠里,显得亮而无邪。

他停了一下,鬼使神差般开口:“有很多事,只要一句谢谢就好。”

早就发现她似乎从不说谢字,只用送东西做事情当回礼,不可理喻的结清作风,毫无人情味。

对面的令狐蓁蓁依然不知有没有听进去,两只眼睛只盯着他头顶的狐狸耳朵看,眨都不眨一下。

虽然她不是“不寻常的大荒人”了,却依旧是个奇怪的大荒人。

算了,爱看就看吧,反正又不会掉肉。

秦晞气定神闲地随她看,一面把果子吃了个干干净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