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蓁蓁美人心 > 楔子
听书 - 蓁蓁美人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楔子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令狐蓁蓁睁开双眼,茫然地打量四周。

这里漫山遍野种着梨花树,时值初春雨夜,积雪般的盛放梨花在暗沉夜色中显得苍白而妖异,雨水落在上面,扑簌簌地响。

她不认识这里,迷路了?

刺骨的雨水顺着头皮滚落额头,又冰又痒。像是突然能感受到寒冷,她冻得开始哆嗦,下意识迈开脚步,沿着繁茂的梨花林往山坡上走。

雨很大,夜很深,高处有灯火闪烁,应是有人家在。

上了坡顶,果然有一座大宅,院墙极高,院门极窄,两点明亮烛火在扭曲不成型的黑铁灯架里跳跃着。

院门半开,内里有个女子在凶狠地嚷嚷着什么,令狐蓁蓁好奇地探了半个脑袋进去,便见院内四四方方一座大屋,门窗竟清一色用黑铁框起。屋前有个穿竹青衫裙的高挑女子,捏着根扁担叫骂狂追三四只矮小的野妖,从这头奔到那头,野妖没打中几下,她自己倒累得气喘吁吁。

这人不行,马上要被抓破脸。

令狐蓁蓁立即来了精神,把院门轻轻一推,野妖们反应何其迅捷,叽呀乱叫着扑上来,欲将这多管闲事者挠走。

高挑女子不禁惊叫出声:“快躲开!”

令狐蓁蓁早已侧身让过他们锋利的指甲,朝她伸手:“扁担。”

那女子犹豫了一瞬,便将扁担丢出,只见她三下五除二就把几只野妖打得嗷嗷乱叫,一手提一个,直接扔出了院墙。

雨越下越大,令狐蓁蓁拨了拨湿淋淋的头发,轻轻把扁担递回来。

屋前灯火晃动,照亮面容,她的眼珠极剔透,好似茶色的宝石,几绺头发黏在白腻腮边,水珠滴落艳红的唇,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把野妖打得嗷嗷叫的模样。

那高挑女子先是被她极灵活干脆的身手震了一下,又被她这异常秾艳的容姿给惊住,再思及大荒遍地野妖,她一个少女深夜孤身出现在这荒郊野岭,实在好生诡异,不由喃喃道:“多谢相助……你、你是……”

“我好像迷路了。”令狐蓁蓁微微偏着头,轻柔的声线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淡定,“让我住一晚上行吗?方才赶走妖就不要钱了。”

钱是怎么个意思?她不是仗义相助吗?还带要钱的?

师父的声音忽然从屋门后传来:“燕君,叫你不要管那些野妖了!快回来!真言还没绣完,要是被抓伤了还怎么绣!”

巫燕君道:“师父,野妖都被一个姑娘打跑了,她说想留宿一晚。”

她觉着有点悬,师父素来不是什么慈祥老人家,倒是阴阳怪气居多,这几日更因为大师姐和她大吵一架后离开师门大宅一事搞得脾气更坏,收留外人住一晚什么的,怕是难。

屋门被打开,师父见着那从头到脚都在滴水的少女,不由微微一愣,旋即露出十分不喜的神情,巫燕君便晓得,留宿这事必是不成了。

谁想师父突然不大客气地说道:“你过来些,把手给我看看。”

令狐蓁蓁既不忸怩,也不犹豫,爽利地把手伸过去。

她的手很细,很白,手指纤长笔直,且一点薄茧都没有——不像是能做事的手,不过师父却看得双眼发亮。这神情叫巫燕君想起当年她收自己为徒的情景,那时她也是掐着自己的手看了好久。

“你叫什么?”师父老半天才舍得放开这双漂亮的手,难得语气慈和。

“令狐蓁蓁。”

“令狐倒是个罕见的姓。我看你孤身一人,天黑了还在这荒郊野岭晃荡,是要去什么地方?”

令狐蓁蓁被她问得愣住,要去哪儿?她也不晓得,反正大伯已离开,她便也从深山里跑出来看看外面,去哪里并不重要。

师父见她发怔,索性推开屋门:“进来吧。既然无处可去,多住几日也无妨。”

令狐蓁蓁并没有客气,一路滴着水踩进屋,把里面锃亮干净的地砖踩得全是水痕。

巫燕君问道:“你方才说不要钱是什么意思?”

她答得很快:“我帮你们赶野妖,用住一晚来换。”

确实合情合理,可本来是件仗义相助的好事,一扯上钱味道就变了,她还说得那么理所当然,总觉有些奇怪。

师父见她落汤鸡似的,便嘱咐:“燕君,你带令狐去洗个澡,找件厚实的衣服给她换上。”

巫燕君一面应着,一面心里嘀咕。她拜师有十来年,从未见过师父待陌生人如此善心,难不成令狐蓁蓁真有什么做手艺的潜质?

可她甚至连来历都是神秘的,说是一直住深山里,却完全不晓得那座山叫什么,在哪个具体位置,实在可疑。

师父却并不计较,直接将她留在师门大宅里住着,一住半个月。

巫燕君也极难得享受了半个月的清静,因后山那些时常过来捣乱的野妖们一个个被令狐揍得屁滚尿流,近几日已经发展到她去后山乱逛,野妖们避之不及的境界。

渐渐地,她也习惯身边多了个令狐蓁蓁,反正大荒每日有无数怪事,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这天连绵的春雨难得消停,午后云层散开,稍稍出了点日头,巫燕君摘了梨花放在笸箩里晒。她打算做些气味浓烈的香料,把院内隐隐约约的臭气盖下去。野妖们畏惧令狐蓁蓁,不敢再进院子,可不妨碍他们继续找麻烦,最近是用烂树叶包了秽物远远地砸进来,弄得臭气熏天,恶心至极。

把最后一朵梨花翻个个儿,巫燕君的视线不由自主落在了柴房前那个嫩黄身影上。

师父见不得小姑娘邋遢,嫌看着碍眼,这些天替令狐裁了几件新衣。她年纪大,喜欢给年轻姑娘弄些清爽娇嫩的颜色,可巫燕君却觉着令狐蓁蓁更适合浓烈的色彩。

她整个人从头发到眼珠再到肤色,都好似比常人要浅上一些,唇色却极红,眉眼秾艳,加之身段高挑,这细腰长腿,搞不好给她精心装扮下,能弄个绝世妖姬出来。

不过这会儿她手上做的事一点也不妖姬,她正在磨劈柴的斧子,斧刃给磨得煞亮。

巫燕君笑道:“你来这些日子,可是把我们花钱雇人干的活都给干了。”

手艺人向来不沾俗事,她们一般是雇人上山清扫收拾院落,囤积柴水物资。可自从令狐蓁蓁住下后,这些事都是她直接做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你还是少做这些,手艺人一定得好好爱护手,别叫这些打水劈柴的重活把手给弄坏。”

巫燕君刚说完,忽闻院墙外有细碎动静,紧跟着又有一包烂树叶被飞快丢进来,里面的秽物滚了满地。她反应奇快,提着扁担便追,却哪里能追上,远远望见野妖们逃窜的背影,气得只能破口大骂。

令狐蓁蓁用簸箕铲走秽物,打水来冲地,一面问:“为什么他们总来找麻烦?”

虽说野妖们惹是生非再正常不过,但成天啥事不做只盯着她们找茬,就很不对劲。

巫燕君犹带怒意:“后山有棵特别大的桑树你知道吧?我们两年前刚搬来这儿的时候,大师姐摘了几颗桑葚,莫名就得罪这桑树妖了。后山野妖里面,他是老大,野妖们都是被他驱使过来的。”

哦,原来有老大。

令狐蓁蓁把桶里的水全倒在地上,忽然道:“我在这里住了半个月,天天吃穿都是你们的,放心,我一定回礼。”

……还有回礼的?她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君子之风?

巫燕君没好气地瞪她:“你可别失心疯到去找那桑树妖的麻烦,他不是一般小野妖,一拳能把你脑袋给砸碎!实在不行再搬家就是了,我看师父必是想收你当弟子,正好搬去新地方,弄个宽敞些的大屋。”

也不晓得令狐蓁蓁听进去没有,她磨完斧头又取了丝线搓绳子,搓得又快又稳。

她的手出奇地稳,干什么都稳,不慌不忙却又十分干脆。做手艺人,最紧要的也正是手稳,师父眼光还是毒辣,假以时日,她必是师门里最出色的继承者。

不过巫燕君万没想到,这“最出色的继承者”隔日便真的给回礼了。

第二天一早她刚推开门,便见师父站在门外,也不知怔怔看着什么。似是听见她来了,师父指向院落:“这些是令狐做的?她人呢?”

巫燕君这才发现整个院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原本爬满院墙的薜荔藤蔓都被清理一空。院内空地上整整齐齐放了四只野兔,八只野鸡,以及一堆特别肥的鱼。

她整个儿愣住了:“这是……”

话未说完,院门突然被人打开,令狐蓁蓁背上驮着一只身材高大看着特别眼熟的野妖走了进来。

她身上那件嫩黄色的衫裙已被漆黑的妖血浸透了半幅,腮边也染了数点黑血,手里还捏着一柄锃亮的斧头,乍一看颇可怖,不过她的语气却十分轻快:“你们说不能随便杀妖,所以我只砍了他一些枝叶。我和这桑树老大说好了,回头他会给你们磕头认错,以后再也不来找麻烦。”

说罢,她随手将那野妖丢在地上,和野兔肥鱼们排一起。

“半个月的叨扰,就算结清了。”她面上带着一种还完欠债的轻松,“这下两不相欠。告辞。”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