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蓁蓁美人心 > 第一章 其叶蓁蓁
听书 - 蓁蓁美人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其叶蓁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十月廿一,万里无云。

连着下了半个月的雨,云雨山今日终于奇迹般放晴。秋日阳光是一种璀璨剔透的浅金色,映着漫山遍野的黄绿枝叶,分外绚丽。

令狐蓁蓁翘着二郎腿坐在山崖边的白石头上,一手捂住鼻子。

这成天下雨的鬼地方放晴了虽是个好事,但味道也太难闻了,满山连积的水汽被日光一照,蒸腾出的全是枯枝烂叶的腐朽气息。

山风轻拂,不远处栾木嫩青的叶片款款摇曳,发出清爽的飒飒声,叶片偶尔翻开,便露出底下一串串雪白小花苞似的果实。花苞底端微微开裂,看形状,再过个一两日,果实便可彻底成熟,到了该采摘的时候。

就是不大好摘。

她的视线落在树下细眉细眼的藤妖身上,他手里捏了块石头,正做出要砸的动作。

“你过来!”他的声音尖细而刻薄,特别扎耳朵,“不然我砸死你!”

令狐蓁蓁一个翻身避开飞石,轻轻巧巧地下了白石头,水绿色的轻盈裙摆似花一般绽了一瞬,复又垂落。她的发色比常人要稍浅一些,只绾了个鬟髻,显得蓬松而柔软,眼眸在日光映照下呈现出一种极通透的琥珀色,容姿甚是娇艳。

但暴躁的藤妖并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只管恶狠狠地嘶吼:“快点过来!”

令狐蓁蓁慢悠悠朝栾木走去,直走到距离它约莫两丈处,便停下了脚步。

“再近一些!”藤妖催促。

她摇了摇头,开口道:“不能再过去了。”

藤妖登时气得七窍生烟。

这几日栾木果实将熟,来云雨山打果实主意的人着实不少,但多数都被他打跑,只有眼前这小丫头,半个月来他碰都碰不到她。她狡猾得很,必是发觉自己不能离开栾木太远,每天只远远杵在那儿,对坏脾气的藤妖来说,她那抹水绿色身影像沙粒入眼一样扎着难受,揉还揉不掉,实在恼火。

“之前是逗你玩儿罢了。”他突然换了副表情,笑得很是勉强,“叫你靠近些,咱们再像上回那样说说话。你只是个普通人,又不是中土那些修士,若实在想要果实,我替你摘几颗。”

令狐蓁蓁还是摇头:“我不过去,你要打我。”

“怎么会,我不打女人。”

“之前你打那几个穿黄裙子的姑娘,可不是这么说的。”

呸!真难缠!藤妖向来没什么耐心,只在地上一顿折腾,他要找块最大的石头,把她那张可恶的脸给砸烂!

不曾想她突然把手伸进袖袋里,竟掏出一把颇长的斧子——她是怎么能把这么大个东西塞袖子里的?他瞠目结舌地瞪着她并不算宽大的袖子,总觉十分可疑。

下一刻,她又掏出一截细绳,一圈圈绕在斧柄上,动作缓慢还仔细,阳光落在斧刃上,寒光煞煞,一看就是刚被磨过,特别锋利。

藤妖突然反应过来:“你、你要做什么?拿斧头砍我?!”

不错。令狐蓁蓁颔首,将细绳紧紧系了个死结,提在手里“呼呼”甩动两圈,露出甚是满意的神情。

从来没人敢在栾木面前亮出利器,他头一回见着这样胆大包天的亡命之徒,不由慌了:“你是疯子吗?!你可知若伤了我藤身,也必伤到栾木!到时候你就死定了!妖君的符傀必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她当然知道,总之,想摘云雨山的栾木果实,就不得不面对两桩大麻烦:暴躁爱作死的藤妖,以及妖君符傀。

这帮妖,真会给她找事。

她握住斧柄,摆出个投掷的姿势,藤妖一溜烟钻回藤身,漆黑藤蔓在栾木焦黄的树干上蛇一般蠕动,把粗壮的主藤缩在叶片后,只留最细长的枝蔓爬满整个树身。

等了半日不见掷斧,藤妖躲在枝叶后警惕地看着她,却见她又从袖中摸出一块干饼,一面细细地啃,一面只用两根手指捏着斧柄晃悠,琥珀色的眼珠时不时还朝这边瞥一眼。

多疑的藤妖便觉着她必有什么阴谋诡计,一声不吭赖在枝叶后不动弹。

其实他说的没错,她确实没什么把握只伤藤身不伤栾木,这根老藤不愧是有作死的底气,比符傀麻烦多了。

令狐蓁蓁啃完一张饼,正搓着指尖的饼渣,眼角余光忽然瞥见崖边白石上多了个人影,无声无息地,也不知站了多久。

她素日最讨厌有人不说话杵在自己背后,当即侧过身,正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睛。

是个少年……也不对,应当是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年纪。崖边风急吹,他浓密的乌发摇曳不休,有一枚细小而通透的洁白玉环挂在发辫上,被风拉扯得贴在颊边不停晃,越发衬得他眉眼浓黑,形貌昳丽。他身上的鸦青衣裳不知是什么质地,看着怪贵重的,却分外轻软,此时衣袂翻卷,颇有些飘然若仙的味道。

不过他的表情并不怎么像仙人,微微扬着眉,盯着她手里寒光湛湛的斧子,谨慎里还带了点迷惑。

见她看自己,他迟疑了一下,缓缓开口,声音温文尔雅:“姑娘,那斧子是……?”

看就知道了吧?令狐蓁蓁道:“砍老藤的武器。”

他看看盘绕在栾木上的漆黑藤蔓,谦虚询问:“请问为什么要砍那老藤?”

好,她晓得了,这人肯定也是中土来的,不了解大荒这边野地里的妖最爱作死。

“你也是来摘栾木果实的?”她问。

他偏头想了想,细小玉环在耳畔缓缓摇晃:“算是吧。”

令狐蓁蓁解释得很简洁:“那是藤妖,会打人。”

……所以她是打算用斧头砍藤妖么?不愧是大荒之地,普通人对付妖类的手段竟如此简单粗暴。秦晞觉着自己从没见过这种稀奇事,他可得好好看看,遂颔首,带了点鼓励的语气:“姑娘,你请继续。”

她没什么好继续的,场子本来就僵在这儿了。

“要不你来?”令狐蓁蓁退了两步。

诶,不砍了?

秦晞轻飘飘下了白石,发辫上的细小玉环落在耳畔,随着步伐有节奏地摇曳。他走起路来步伐很稳,不快不慢,行动间却是一种异样的轻,仿佛整个人是没重量的。

总觉得他看上去有点弱。

她拨了拨耳畔的碎发,却听他问道:“姑娘,那张符纸是?”

栾木树身上贴了张血红符纸,大且显眼,这些天来过不少人,很多一见着符纸便走了,再不敢打果实的主意。

连这个都不晓得,看来这些中土修士来大荒前是不做准备功课的。

令狐蓁蓁回想来之前被灌输的常识:“那是汤圆妖君的符纸,一丈方圆内,谁触碰了栾木,都要被符傀打。若伤了栾木一点儿,符傀便会天涯海角地追杀。”

他微微一顿:“……我孤陋寡闻,只听说过昌元妖君。”

她面不改色:“那是昌元妖君的符纸……”

“我知道了。”秦晞慢悠悠打断她的话,眯眼将那张符纸仔细看了一阵,又道:“是群傀画法,姑娘可知会出来多少只符傀?”

“六只。”她对这个印象还挺深的。

秦晞年纪不大,倒有种气定神闲的风姿,悬崖边的山路并不平整,满地碎石烂泥,他行来却如闲庭信步,直走到树下,便仰头去看焦黄树身上密密麻麻的纤细藤蔓。

在枝蔓上摸了摸,等了半晌没见反应,他不由奇道:“姑娘,它没动啊。”

下一刻它就动了。

漆黑细长的藤蔓突然缠住手腕,他并未挣扎,任由那股力道拉扯手掌,重重拍在冰冷粗糙的树身上。

尖锐风声呼啸而起,四下里的水汽像是被无形的手胡乱揉捏在一块儿,再骤然分开,顷刻间化为六只极魁梧的半透明人形符傀,恶狠狠地朝他扑来。

原来这就是妖君符傀。

秦晞没动,发辫上坠落的那枚细小玉环却动了,轻轻一晃,柔和的清光似潮水般铺开,一瞬便将符傀们推远。

脑后风声锐利,料想是那作死的藤妖偷袭,秦晞方欲侧首避让,忽觉头顶又有阴冷气息迫近,几乎触到头发——竟然还有一只符傀偷袭?

眼看避无可避,他的动作忽然变得疾若闪电,只一瞬间便让了数尺,好险躲过两道攻击,旋即足尖点地,像是生了翅膀似的,骤然拔高,轻飘飘地落在栾木的枝桠上。

偷袭的那只符傀一掌打空,狠狠砸在地上,“轰”一声巨响,溅起无数碎石。

原本想趁乱揍人的藤妖破口大骂:“哪里来的小贼!躲得比老鼠还快!”

秦晞没理他,只望向令狐蓁蓁,声音里多了几分凉意:“你不是说六只符傀吗?这里是七只。”

先蹦出六只符傀从各个方向袭来,最后一只却是躲在暗处从死角偷袭,还好他反应快,不然就在这儿吃亏了,符傀那一掌打在身上,断骨头都是小意思。

令狐蓁蓁摇了摇头,她也不晓得缘故。

三天前也遇到个人问她多少只符傀,因记着上回出来的是五只,她便如实相告,谁知蹦出来六个,那人因此吃了亏。她还以为是自己眼花少看了一只,不想今天又是这样。怕是那妖君的符纸有问题,她不至于眼花到如此地步。

藤妖不由哈哈大笑,一溜烟钻回藤身,又从枝叶里探出身来,压低声音道:“她骗你的,她用这法子骗了好几个蠢货啦!这小丫头忒毒辣!”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