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蓁蓁美人心 > 第二十三章 火光海洋
听书 - 蓁蓁美人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三章 火光海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夜色愈浓,大街上反而越来越热闹,令狐蓁蓁在各个商铺里一顿乱窜。

和说书人讲两句话的工夫,姓秦的就不见人影,她一时也说不好自己是着急还是高兴。

他终于走丢了,然而大晚上的,倾仙城又那么大,找起来可不知多麻烦。

更麻烦的是四周许多人时不时扭头来看她,目光与之前那两个醉酒的修士十分相似,多半和他们一样以为她是伶人。

眼看有几人试图凑过来,她迅速闪身避开。

“秦……”令狐蓁蓁只喊了一个字就断开。等下,他叫秦什么来着?实在想不起。

“太上面……”她又停了。不对,他们的门派不叫太上面,到底是太上什么?

令狐蓁蓁只在人潮里乱窜,恨不能把脖子拉长成鹅,忽觉一阵风轻轻扑在头发上,带着一种熟悉的被晒干花草般的香,她猛然回头,便见秦晞站在一串琉璃灯下,正笑着冲她招手。

“我既不叫秦,也不叫太上面。”他被她难得一字一顿的模样逗得直乐。

她慢慢走过去,又一次分辨不清自己的心情,是失望还是高兴?只问他:“你没走丢?”

秦晞低头看她,语气是轻松的:“既然答应你要走丢,方才就是走丢了,你找得很快。”

满城灯火在他漆黑眼底静静燃烧,清透又华丽,是让她欢喜的色泽,像是有漫天星河揉碎在里面,不仅好看,还好闻,莫名香甜的气息,只是若有若无的,总也抓不住。

令狐蓁蓁下意识凑近去看。

这大荒人时常突然做出叫人意外的有失礼节的举动,不过没恶意,而且不知她在看什么,反正不是看人的眼神。

秦晞索性气定神闲随她看,没一会儿,又听她问:“你叫什么?”

大伙儿认识快一个月了,也算有过患难的交情,结果她还不晓得他叫什么。

秦晞露出个温和且无奈的表情,慢悠悠地说:“怪不得总是喊错。叫我秦元曦。元是元宵的元,曦是晨曦的曦。”

说罢,他补了一句:“不许叫元宵。”

大荒人总把名字记成食物,不是好习惯。

“秦元曦。”

她轻柔的声音第一次顺利念出这个名字,火光的星河在闪烁,自天坠落至大地,漫成无边无际的海洋。

“令狐蓁蓁的蓁蓁二字,是其叶蓁蓁的那个蓁蓁。”

秦晞望着没有边际的火光海洋,颔首:“好,我知道了。”

*

那天晚上,秦晞极难得地做梦了。

太上脉在心境上修无妄法,讲究心静,不轻易动邪念,不轻易生梦。可是,在熏了松针淡香的柔软被褥里,他梦见一片火光海洋。

面前有只小狐狸,也可能是个姑娘,浓密柔软的毛发,清透宝石般的眼睛,被那些光衬得如一幅画。

秦晞忍不住想要摸摸她的脑袋。

指尖刚触到发丝,忽觉天旋地转,火光的海洋瞬间消失,他像是回到了太上脉,回到了一年前,临出发去东海前的那个晚上。

那时候师尊与他说了很久的话:“小九,你天赋异禀,修行亦勤勉,在为师心里,一直是继承一脉脉主的最佳人选。只是你年纪尚轻,难免有血气斗狠之虞,此行去东海,务必谨慎,能取到神物自然最好,若取不到,保命是第一。切不可冲动,记住,来日方长。”

对了,那时候他对神物势在必得,而且也确实得到过。

他记得在东海那场争夺与厮杀,杀了五天五夜,最后整片海水都染成了血红色。

他也记得神物无声无息盘踞在体内的感觉,像刚刚发芽的种子,一点点伸开枝叶,顺着四肢百骸蔓延舒展。回到太上脉后,他便可以细细驯服它,化为己用,这也是师尊的期望。

可是,他又把它弄丢了。

秦晞骤然睁开眼,天色已然大亮,点点日光落在床帐的金线纹绣上,他盯着看了很久。

冰冷的杀意在体内流肆,他披衣起身,捞了一把冷水浇在脸上。

他不愿去想后面的事,却又无法阻止这些念头奔腾。

为什么会梦到这些?实在令人不愉快。

秦晞默默出了一会儿神,水珠顺着他挺直的鼻梁滚落,再一颗颗掉进盆里。他没有擦拭,只从袖中取出薄薄的镀金木签,湿痕在刀刻的签文上晕染开。

南西二荒,深谷为陵。至定云,思女无后——有关神物下落,他请来了这道签文,尽管有无数不解,他还是来了大荒。

如今人已在西之荒倾仙城,很快便要到定云城,却依旧什么痕迹都没捉住。

窗外人声鼎沸,吵得脑壳生疼,秦晞深深吸了口气,一把拉开木窗,只见街角处围了无数人,也不知指指点点说些什么,让他很有冲动唤来风势把他们吹到十里外去。

细雨蒙蒙中,他忽然见着人群外一个窈窕的藕色身影。

她多半没注意到避雨符失效了,鬓发微微湿润,正像只特别谨慎的狐狸,轻手轻脚绕着人群转圈,若头顶有耳朵,必然是甩着偷听状。

满腔压不下去的杀意忽然间冰消雪融,不知为何,特别想弹她一下。

秦晞情不自禁屈指一弹,一段不大不小的风势扑在她头发上,柔软的长发被急风从背后吹去身前,水珠噼里啪啦被弹飞,眼看她摸着脑袋四处张望,越看越像狐狸。

先前不是挺敏锐的吗?连风从哪里来都找不到。

他唤来风势缠绕指尖,继续往她脑袋上轻弹。

这次大荒人反应特别快,猛然扭头,一下便盯准了他。

过来。秦晞的口型无声唤她,招了招手。

他本意是叫她回客栈,但奇怪的令狐蓁蓁已一溜烟直直奔来,猴子也没她灵活,哧溜两下便上了墙,一把攀在窗台上,问得一本正经:“什么事?”

秦晞看看她,再看看窗外,欲言又止。

罢了,大荒人。

他指了指她挂在手腕上的小竹篮,里面是一粒粒棋子大小的点心,莹白粉糯,看着十分诱人。他馋虫有些被勾出来,问道:“这个在哪里买的?帮我也买一篮?”

令狐蓁蓁很爽快:“好,十文钱跑路费。”

秦晞停了一下,问得和善:“是不是我要问下面发生了什么事,还得给你问询费?”

“那不用。”也不知她到底摸索出了什么崭新而奇葩的往来规则,一个顿没打,“有个紫什么峰的从中土来的修士包下了天音楼,要挑选整个倾仙城伶馆里的伶人,听说是打算带去榣山,为小师妹庆生。”

秦晞本想挑刺捉弄一下,没想到她一口气全说完了,他不由沉吟:“挑全城伶人?莫不是紫虚峰?”

出手阔绰的中土仙门多如繁星,不过跑来大荒还要在无意义的事情上疯狂烧钱的仙门却也不多,只怕正是紫虚峰修士。修为上他们未必能争到第一,但烧钱他们总是第一的。

他一下来了兴趣:“有这种热闹,我去看看。”

见令狐蓁蓁试图从窗户爬进来,他双手撑在窗框上拦住,温文尔雅地提醒她:“令狐姑娘,中土人进屋都是走大门,无论如何也不能从窗户进。”

中土人怎么这么多讲究?令狐蓁蓁放手往下爬,想想还是要辩解一下:“可这里是大荒,我是大荒人,不用遵守中土规矩。”

有道理,但这间是他的屋子。

秦晞毫不留情用风势把她拽下去,合拢了木窗。

梳洗更衣后下楼,他环顾一圈没见到令狐蓁蓁,索性自己先往天音楼去,反正那是倾仙城最高的楼,不是瞎子都能看见。

不得不说,妖商们确实会做生意,此次挑选伶人声势浩大,谁都想瞧热闹,但要进天音楼,须得给一两茶水钱。

这便导致楼外人山人海,楼内反而好许多。

一楼大厅里正有伶人清唱,声线婉转,还算好听。看来倾仙城的妖伶人并不是只单单出卖色相,总还是有些伶人本事的。

秦晞方上了二楼,便见周璟正与一个形容斯文的年轻修士在回廊上说话。

那修士身着玄白相间的长袍,见他来了,风度翩翩地拱手行礼:“有礼了,这位一定是丛华兄方才提到的元曦仙友。在下顾采,字显之,乃是三才门内天字门的修士。”

周璟懒得听他们客套,只道:“显之方才提到炎神之宴,到底是什么?大荒这里真有神迹?”

顾采温言道:“二位仙友是第一次来大荒吧?再过几日,倾仙城外的榣山将有一场炎神之宴,城内如今聚集众多中土修士也是为这件缘故,那是大荒唯一一处神迹。”

传闻上古时炎帝之子太子长琴诞于榣山,有三只五彩鸟舞于庭中,始为炎神之宴。后来诸神厌恶大荒,再不降临,炎神之宴是大荒残留的最后一道神迹,五十到一百年不定一次,泉眼中溢出美酒,天火坠落榣山,不焚一物,山顶更有诸般幻象,持续三日,大为玄妙。

“只是听说榣山神迹颇不同,曾有天火幻象后无故失踪者,二位若要观赏,还需谨慎些。”

昨天那两个玄鸟峰修士也是这么说的,神迹后会有人失踪,看来还真不是妄言。

秦晞正欲多问些炎神之宴的事,忽闻令狐蓁蓁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你说的是真的?”

她身旁跟着个满脸络腮胡的妖商,一看就不像好东西,语气温柔,态度暧昧:“自然是真的。姑娘如此容姿,岂能泯然众人?若来我扶凤伶馆,清雅不说,日入斗金也不在话下。”

“日入斗金?”令狐蓁蓁一下来了精神,“这么多。”

那妖商只当事情要成,语气越发轻柔和蔼:“即便在淡季,你挣到的银钱,也足够大荒普通人吃上一年啦!”

见她当真埋头认真思索,秦晞觉着自己看不下去了。

妖商们一切只向钱看,什么没良心的事都能做,此番已算坑蒙拐骗,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还当着他的面,忍不得。

秦晞返身走近,冷不丁便听她说道:“那我十年后再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