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蓁蓁美人心 > 第二十四章 算是熟人
听书 - 蓁蓁美人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四章 算是熟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妖商哪里舍得放弃,正欲追上,却见她脚步轻快地走向一个年轻修士,搞了半天是问到中土修士头上,怪不得她说“十年后”这种疯话,原来是耍他玩。

“什么叫十年后再来?”

秦晞一时琢磨不透,是故意戏耍那妖商?总觉不像,她不是这种作风。

令狐蓁蓁答得直率:“我要先给师父做十年关门弟子。”

“然后?十年后过来做伶人?你知不知道大荒的妖伶人都是干什么的?”

“不算很知道。”令狐蓁蓁想了想,“唱歌跳舞?做手艺人之前我也不知道手艺人是干嘛的,可师父还是花钱买我当关门弟子。要是这十年我能学成,我就做手艺人。学不成,唱歌跳舞应当比手艺人简单些。”

大荒稀奇古怪的事果然多如牛毛,关门弟子还能花钱买?下回她说自己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他也不惊讶了。

秦晞叹着气摇头:“令狐姑娘,这人世间的东西,你还需要多看看。”

她现在不就在看?

令狐蓁蓁上了回廊就扶在栏杆上往下看,一面又道:“我刚才从一楼那边过来,守门的不给我进,说一楼大厅只招待名门修士,你们太上面不是名门吗?”

周璟一听她那荒谬的口误就烦躁,用眼神恶狠狠地杀她:“是太上脉!是名门中的名门!所以求老子进去,老子也不进!”

紫虚峰也算中土显赫仙门之一,常言道,豪富仙门中最厉害的,厉害仙门中最豪富的——说的就是他们。正因此,盛气凌人,鼻孔朝天是他们一贯的作派。他家修士出门在外最常做的就是砸钱包下各种地方,然后画圈,只许名门修士进,以彰显身份高贵。

太上脉修士怎会凑这种热闹,好像是不是名门还得他们承认似的,什么玩意儿。

周璟扶在栏杆上朝下张望一圈,暗暗松了口气——还好,来的紫虚峰修士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否则可不知有多尴尬。

没一会儿,顾采那两个方才一直在一楼大厅听歌的师弟却来了,看着都只有十六七岁,犹带稚气,满脸意兴阑珊地抱怨:“都唱了快一个时辰的歌,唱得还不如咱们中土伶馆新晋伶人,大荒妖伶人的声势多半是被吹捧起来的。”

顾采只笑了笑:“既然见识过了,又觉得无聊,不如出城吧?在倾仙城耽搁这些天,多少天财地宝都被没影……”

话音未落,便闻得楼下传来一阵激烈鼓声,振聋发聩,天音楼内所有客人登时哗然,纷纷凑去回廊处探头张望。

很快便有一位身段高挑而妖娆的妖伶人上了台,她身着亮眼而贴身的银色长裙,细腰和着鼓声的节奏,简直要扭出花儿来。人肯定是扭不成这样,她多半是个蛇妖。

眼看乐声趋向高潮,又有两个蝶妖小伶人张开华丽的蝶翼飞旋打转,衣袖间金粉莹莹絮絮而落,分外好看。

旁边有人连声问:“这位莫不是最有名的那位……忘山伶馆的蛇妖虞舞伶?”

虞舞伶每回上台都带两个蝶妖小伶人,飞花彩绸回旋缭绕,在大荒可谓赫赫有名,连西荒帝都十分喜爱,年年来年年要看。

另一人笑道:“这哪是虞舞伶,又是别家伶馆养出来想争风头的蛇妖伶人吧?你但凡见过一次虞舞伶跳舞,便知她独一无二之处了。”

顾采两个师弟头一回见识到妖伶人的妖媚入骨,早把意兴阑珊抛去了九霄云外,闻说忘山伶馆虞舞伶的事,登时蠢蠢欲动,低声与顾采相求:“师兄,多留一晚上好不好?难得来一趟大荒,我们也去那个忘山伶馆见识见识?你要是不放心就一起去,我们保证只看舞听歌,绝不做别的。”

顾采一口回绝:“我们来大荒不是为风月之地,不准去。”

二人磨了他半日,终于把他磨恼了,沉下脸冷道:“再多说,明日就回中土。你们扪心自问,配不配做三才天字门的修士?”

这话说的他俩只能闭口不语。

恰好那蛇妖舞伶跳完,紧跟着却是忘山伶馆的墨澜伶人上了台。她身着华美黑裙,怀里抱着一柄玉琵琶,光往那边一站,气势便与其他小伶馆的伶人们截然不同。

待她五指抡弹,曼启朱唇吟唱时,众人只觉整座天音楼仿佛被一团团暖而甜的魅惑香气笼罩住,漫天更是飘下无数细小的黑色花瓣。唱到一半,她放下玉琵琶,身后的蝶妖小伶人细细吹起了竹笛,她便随着笛声翩然而舞,其舞之鸾回凤翥,腔调之清婉柔媚,看得顾采两个师弟眼睛都直了。

周璟用袖子遮挡口鼻,皱眉道:“这是个什么妖?味道这么大!”

令狐蓁蓁伸长了脖子细看半日:“她腰上挂着黑牡丹花饰,应当是黑牡丹花妖。”

秦晞不信:“挂黑牡丹花饰就是黑牡丹妖?花草妖最看重妖身,怎会轻易泄露在外。”

那是在中土,大荒这边的妖个个骄横跋扈任性妄为,才不会有顾忌。

令狐蓁蓁准备给他好好灌输一下大荒常识,太上面修士也不知怎么回事,既然来大荒却事先不做好功课。

却听他又道:“虽说黑牡丹血脉珍稀,却做不到把妖气与香气揉在一块儿。这个伶人不简单,只怕是更加珍贵血脉的花妖。”

见令狐蓁蓁看着自己,秦晞便道:“我猜的。大荒也有这么厉害的花妖,看来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句话甚有道理。”

她两眼一亮:“你也知道这句话,大伯也经常说。”

秦晞不由扬眉:“这是中土俗话,你大伯是中土人?”

她却摇头:“我不知道,大伯就是大伯。”

“你就没问过?”

“我对他外面的身份不在意,他是我大伯就好。”

什么“外面”“里面”?秦晞一时摸不准她的意思,只问:“那对你来说,我外面的身份是什么?”

令狐蓁蓁答得很快:“中土太上面修士。”

“里面的身份是?”

她思索难题似的,蹙眉想了良久,方道:“债主?”

秦晞竭力憋着笑,好,他懂她的意思了。

墨澜伶人一曲唱毕,行礼后款款下台,很快便有一个面容清秀的小伶人替她戴上幂蓠。眼看她飘然而去,顾采两个师弟的神魂好似也跟着飘远,无论他怎样皱眉训斥,他们都魂不守舍地,气得顾采招呼都没打,也径自走了。

令狐蓁蓁埋头吃点心,因觉秦晞两眼盯着不放,她干脆大方地把小竹篮递过去。

他并不客气,捏了一粒丢嘴里,忽然问:“定云城离这里还有多远?”

她尽职地发挥带路人作用:“定云城在西之荒最西边,看你们怎么走。如果想快些,十天左右可以到,不过只能走野地山林。如果想在城镇游玩住宿,大概还要再经过四座城,但肯定花很长时间。”

那还是走城镇,总之怎样都比露宿山林睡泥地要舒适。

秦晞心不在焉听了会儿伶人唱歌,忽然又道:“令狐姑娘,我觉得我里面的身份不光是债主,也是雇主,两样叠加,算是熟人。”

令狐蓁蓁没搭腔,是不是熟人得看他最后怎么结账,搞不好熟人变仇人。

他扭头看她:“你是不是在想,我若狮子大开口,就是熟人变仇人?”

她连连摇手:“我没有。”

“那你现在是不是在想,我可能会读心术?”

真的会?!令狐蓁蓁猛然转身。

秦晞很谦虚地笑了笑:“我当然不会,只是你眼里藏不住心事而已。这可不是好事,以后得改改。”

*

闹哄哄的挑选伶人连着喧嚣三日,第四日终于清净下来。

冬月廿三,雪虐风饕,拂晓时分,顾采突然来访。

这位三才门修士十分注重礼节,即便满面焦虑,见着两位太上脉修士,还是款款行礼致歉:“如此时辰造访,实在抱歉。前日与二位匆匆别过,礼节不周之处,还望宽宥。”

“显之不必客套,有事说事。”

周璟素来厌烦这罗里吧嗦的一套,天不亮他就跑来,必有急事,还扯什么礼仪架子。

顾采果然不再废话,直入正题:“不瞒二位,我两个师弟失踪了。”

原来当日回客栈后,他还是狠狠把他俩斥责了一番。他们都是天字门修士,即便师弟们年纪小些,却不该被几个美艳的妖伶人撼动心神至此。许是说得太过严厉,反倒激起他们的叛逆心来,当夜最小的师弟便偷偷跑了。

顾采直到第二日才发觉,盛怒之下用传信术催促,他始终毫无回音。一直等到晚上,小师弟仍不见踪影,二师弟才在焦虑下说出他是去了忘山伶馆想见识虞舞伶与那位墨澜伶人。

更糟糕的是,这位二师弟是个急性子,因见小师弟始终不归,当夜按捺不住偷偷跑去伶馆探查虚实,这一去同样杳无音讯。

顾采干等一日,终觉事情不妙,不免暗暗后悔自己语气太重,倘若当日答应陪同前往,未必促成今日之果。他担心孤身一人难以破局,只得来寻两位太上脉修士商量。

“倾仙城伶馆做的多是中土修士的生意,想来不至于有心戕害。”顾采面上愁云密布,“我只担心是伶馆里的伶人暗藏祸心,可一来忘山伶馆家大业大,是西荒帝的产业;二来有大荒铁律束缚,若有妖铁了心找麻烦,还真不知如何是好。我想或许城内还有其他修士有同样遭遇,应当四处打探一下,二位觉得如何?”

看来两个师弟突然失踪,还是让这位三才门修士乱了方寸,秦晞摇了摇头:“如今这城里修士没有一万也有几千,哪里打探得过来?何况此地鱼龙混杂,他们失踪尚不知缘故,若闹开了,未必是好事。”

顾采起身拱手道:“在下孤身一人实无把握,恳请二位相助,今晚同去忘山伶馆一探究竟。”

话音刚落,便听不远处响起一个轻柔的声音:“忘山伶馆,是那个有蛇妖舞伶的?”

说着令狐蓁蓁便走了过来,她向来起得早,此时手里捏着两只不知在哪儿买的包子,肉香四溢。

秦晞道:“就是那个,你要一起去么?”

周璟眉头一皱,这种不正经的地方带个小丫头去?元曦自来了大荒越来越不成样子。

不想她却答得爽快:“好啊,我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