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蓁蓁美人心 > 第四十九章 回归故土
听书 - 蓁蓁美人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十九章 回归故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腊月初四,先雨后晴。

再次来到西之荒的渡口,一切似乎还是老样子。

明明只是大半个月前的事,却好似已过了很久,周璟望着熟悉的景致,莫名生出些感慨。

他们来的时候散漫又自信,却想不到走得这么仓促。

因着令狐杀了昌元妖君,太上脉又竭力要保她,荒帝们就差没有直白说出“快滚”两个字。

实实想不到,在云雨山无意遇见的大荒女子,最终与太上脉有如此奇异的联系,世间的事总是这般莫测而玄妙。

周璟扭头四处找秦晞,却始终没找着,索性只身往酒馆走。海船还有一个时辰才到,上回在这里喝的酒滋味不错,离开大荒前他决定买几坛带回去。

谁想刚进酒馆,便见元曦正跟令狐还有三师姐在一块儿,俞白正大说大笑:“我跟你们讲,昨天我听到二脉主找咱们师尊抱怨,师尊来之前说若找着令狐,就给二脉主带回去做弟子,谁想找着人他又反悔了,哈哈!二脉主可不是白来一趟?咱们师尊有时候也忒不像样。”

“三师姐,声音太大了。”周璟笑着凑过去坐下,因见她手腕上多了只红绳,拴着一粒晒干的栾木果实,不由奇道:“你不会是跑去地牢底下翻出来的吧?”

当日因着灭灵阵,他袖中乾坤的东西全掉在地牢里了,再后来令狐的龙群飞刃把整个重阴宫扯了个粉碎,他便懒得下去,怪道昨天大半日没见着俞白,原来偷摸着去找栾木果实了。

俞白佯怒道:“怎么,不能找?本就是我的东西!”

周璟笑道:“赛雪师姐,你就看在七师弟吃了这么多苦的份上,偷偷告诉师弟另一粒你到底要送给谁吧?我保证听了就忘。”

俞白眼波流转,似笑非笑瞥了他一眼,有些无奈,有些宠溺:“你可真是个蠢货。”

说罢,她又“哼”了一声:“自然是回去送给大师姐。”

看看,他当初就说是给大师姐吧。秦晞立即望向周璟,莫名有点儿得意。

真是个无趣的答案。周璟从粗瓷碟里抓了一把豆干猛塞。

俞白转过去和默默吃盐渍豆的令狐蓁蓁说话:“你多大了?”

想不到这趟来大荒,不但带回两个遇麻烦的师弟,还带回个美人做同门,俞白颇喜欢她那股淡定劲,那么离奇狗血的身世都没能叫她动一下眉毛,光这份心性就难得。

谁想她偏头想了半日,斟酌着开口:“五十岁?”

周璟一口豆干差点喷出来。

俞白大笑:“那几十年你可以不用算,咱们太上脉修士到了十八岁就须得有个字,我来帮你想想用什么字好。”

“令狐蓁蓁,字假假。”秦晞说得自己先笑起来。

“别闹。”俞白挥手打断他的胡编乱造,“是真假的真?”

“其叶蓁蓁的蓁蓁。”秦晞犹在笑,“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令狐夭夭吧。”

奇了怪了,他竟还有闲心与令狐开玩笑。

周璟趁俞白拉着令狐蓁蓁说话,便扯了扯秦晞的袖子,低声道:“元曦,正事怎么说?”

他们来大荒最正经的事儿可没个头绪,结果说回去就得回去。

当日因着老九不认路,还是他俩一起去的东海,回中土的时候自己一个没看住,让他走丢了,再找着时他已吐血晕厥过去,回去又连着吐了三四天的血,那惨状,他险些以为他会死。

后来请到了谶文,指示盘神丝落在大荒,他们这才跑过来。眼下没找着东西就得回去,只怕元曦焦虑,他一触线就要干坏事,烦不胜烦。

秦晞却慢条斯理说道:“该是我的,等上一些时候也无妨。”

昨天他细细思索了一整夜,现下并不是取回盘神丝的最好时机,藏匿在令狐后面的神秘势力全然没有端倪,她那个大伯尤其可疑。而且他直觉,昌元妖君的紧咬不放也隐隐与她背后的势力有牵扯。

即便他现在抢回盘神丝,难保不会再遭遇一场刺杀,到时不可控的东西就太多了,倒不如就让比较熟悉的令狐暂时留着它,他以静制动,等待对方露出獠牙,见招拆招。

“先放在大荒,反正迟早拿回来。”秦晞笑着说。

他又不急了,当初明明费劲千辛万苦请谶文,甚至小半年都没有笑过。莫非真是因为令狐要一同去中土,这小老弟心里乐开了花,以至于把盘神丝都丢脑后了?

周璟看看他,再看看令狐蓁蓁,一时不知是嘲笑一通,还是感慨一通。

他索性不再提盘神丝的事,只在令狐蓁蓁面前的矮桌上拍了拍,扬眉道:“这趟回去,你就是一脉的小师妹了。记着以后不可以胡乱叫人名,这位是三师姐,我是七师兄,元曦是九师兄。”

她却吸了口气:“这么多人?”

俞白“噗”一下笑了,只觉她有趣得紧:“咱们一脉人最少,你没来的话,只有九个,你来便是十人。你要是去其他几脉,见着成千上万的修士,岂不是目瞪口呆?”

成千上万!真的假的?

周璟道:“一脉人虽然少,不过个个都有绝学,也都是不错的家伙……哦,除去某人。”

秦晞颔首:“对,除去某人。”

俞白亦干笑附和:“确实要把他去掉。”

说罢,她凑过来和令狐蓁蓁悄声道:“一脉有个不合群的家伙,只怕还要找你麻烦。不过别担心,他若缠着你,只管来找我们。”

令狐蓁蓁未置可否,相比较他们三个因着有新人要去一脉的乐呵,她莫名显得寡言,只一粒粒吃着盐渍豆,默默听他们说些太上脉的事,听着听着便走了神。

海船终于到了,连绵不绝的铜锣声催促着人们赶紧上船。

俞白见令狐蓁蓁始终寡言少语,虽神色淡漠看不出悲喜,但想来这般突如其来离开大荒,心里多半不好受,便安抚道:“你父亲是中土人,又是太上一脉的修士,你这趟便算是回归故土。”

回归故土?

令狐蓁蓁上了船尾,站在最高处,指尖一撩,一枚三寸长短的小飞刃便直冲上天,念头附着其上,她可以看得更远。

对她来说,这里才是故土。

她放任那根小飞刃一直飞到云里,像是她的眼睛也被带了上去,从这么高的地方俯瞰大荒,这里的山连绵不绝,犹如匍匐的怪兽,充满着不羁与狂野。

她找不到曾与大伯住过的深山,也看不到太远的师门大宅,飞刃在云里转了一会儿,便缓缓掉下来,漫无目的似的在渡口四周游荡。

渡口有无数人,这无数人里,令狐蓁蓁看到了三张熟悉的脸庞。

神工君与巫燕君含着泪,一旁的大师姐在柔声劝慰。

她们是偷偷来送她的,没有让她知道。

令狐蓁蓁只觉沉重的骨头突然轻了几千斤。

世间离别她尝过两次,每次都是只有默默面对,可这第二次的滋味犹如苦茶,入口苦涩,却有余香缠绕。

心之所在,即便远隔万里,也是温暖的。

风把巨大的帆吹得涨起来,海船离港而去,渐渐,四周只得水天一色。

令狐蓁蓁收回飞刃,任由它化作轻烟在手边散开,又在船尾静立半晌,方转身,便见秦晞一声不吭站在身后,就像云雨山初见一样,不晓得他站了多久。

她一直很讨厌有人不出声站在身后,现在却唯独不讨厌他,正要迎过去,只听他声线冷淡地问道:“为什么动不动就放飞刃?”

令狐蓁蓁微微一愣:“因为念头附在上面,可以看特别远。”

拿龙群飞刃看远处景色?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杀鸡用屠龙刀?秦晞觉着自己若是令狐羽,得被她气活过来。

他提醒她:“这是杀戮利器。”

“杀戮的时候才是利器,其他时候是眼睛。”

秦晞觉得她这话很有意思:“怎么才是杀戮的时候?”

她认真思索片刻:“汤圆妖君这种。”

他懂了。

“令狐蓁蓁。”他突然一本正经唤了她一声。

“怎么?”

“不怎么,就叫你一声,你还挺适合当太上脉修士。”

没有什么适不适合,反正是令狐羽留给她的烂摊子,她既然继承了他的绝学,那就得替他担着麻烦,就像他们说的,这是命。

“中土好看吗?”令狐蓁蓁没话找话,试图让秦元曦多留一会儿。

有什么好不好看,一样的天地山水,又不会多两颗太阳月亮。

玉清环被风吹得贴在面颊上轻轻晃,秦晞抬手将它拨去耳后,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海风徐徐,渐渐雨收云散,万丈阳光从乌云绽开的缝隙里落下,照亮了这片灰暗的大海,也照亮了面前少女的面颊。她还在静静看着他,等待着。

秦晞顿了顿,鬼使神差般,低声道:“比大荒辽阔壮丽,但我不知你会不会喜欢。”

令狐蓁蓁深深吸了一口带腥气的海风:“我争取。”

第一卷大荒风云完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