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农女福妻有点田 > 第886章 篝火
听书 - 农女福妻有点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886章 篝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薛九玉回头看了一眼三人,又看了看厉隋,最终,朝他们挥了挥手,走到已然昏迷的厉隋身边跪下,静候那吴寒为她取来药箱。

扫雪翁没收拾什么东西,便跟着三人走了,一行四人,消失在了无边无际的黑夜里,再也无人见到他们。趁黑,四人便在白灵的带领下出了长安,叶锦羽最后还看了一眼这儿,好像在说着离舍的话,“再也不回来了。”

今天的夜,格外的凉,格外的黑,就连丑奴儿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刚出城,扫雪翁便主动请缨去为叶锦羽寻那山中的草药,而白灵留守此地,先给叶锦羽做了包扎。

沉默地靠在一棵树下,叶锦羽微眯着眼睛,困意来袭,这深邃的夜空安宁地使人平静,没了目标,也失了方向,所有的一切在此刻都如同了无了意义,包括生命。

“白灵,想好去哪了吗?”

白灵看着叶锦羽,点了点头,“想好了,也许,我会往南方去见位故人。”

“你和白沫怎么认识的?怎么这世间会突然出现你这号人物?还挺厉害的……”

白沫顾自帮叶锦羽包扎着伤口,没有抬头,“白沫是我的哥哥,我想他也跟你说过,我们白家没那么简单,族人身上都有种同质的气息,相遇便能相认的。”

叶锦羽笑了笑,虽然他还不太相信,但这种故事他还挺爱听的,也许,也是因为身上那同质化的气息吧,毕竟,他的脑海里还有着白沫赠与他的一缕魂。

叶锦羽摸了摸额头。

“你察觉到了?”

叶锦羽点了点头,不置可否,“是他的吧?”

白灵:“没错,这就是那楚云风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

“诶,你还认识云风?”

“打过两次,还挺厉害的。”

说到“打”字,叶锦羽默然地低下了头,紧闭双唇,拍了拍白灵的手,过了许久,才又说一句,“以后不要再打了……”

扫雪翁把草药取回来了,白灵用口嚼碎,涂抹在了叶锦羽的伤口上,按压的有点用力,甚至于伤口处都溢出了几丝鲜血,“我哥就是被你这样害死的。”

“唔——”叶锦羽缓缓地低下了头,有点不敢看白灵。整个气氛在这时都凝重了起来,扫雪翁警戒着白灵,而丑奴儿默默地抱紧了叶锦羽的另一只胳膊。

草药覆上,白灵很快就把那伤口处理好了,动作很快,包扎的也很完美,只是叶锦羽的肩膀终究是少了一整块皮肉,日后露出不雅观也是必然的事情。

“听说南方那里有特制的药膏,看看能不能为你将那伤口恢复如初。”

尽管已是深夜,白灵依旧带着三人在丛林里穿行,叶锦羽沉默地跟在白灵后面,丑奴儿搂着他的胳膊,一群人一句话也不说。

路到中途,丑奴儿率先忍不住了,开口问了白灵一声,“喂,我们是不是要去很远的地方啊?”

“嗯。”

“没有盘缠怎么去啊?”

白灵回头,看了一眼扫雪翁,“当时天色太暗,你估计没有看清,那姓厉的把随身的物件交给了那老头一件,估摸着值几个钱,路上够用了。”

扫雪翁从怀中掏出了两枚玉佩,还有一枚牛角梳,“这玉佩其中有一枚是陛下刚刚给我的,其余两枚是陛下交与我教我随身携带着的,我都拿出来了。”说罢,扫雪翁走到叶锦羽面前,毕恭毕敬地呈上了这三样物件,“殿下,给。”

月影里,叶锦羽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来到那玉佩和梳子的上方,然后一把握住了。

白灵又把头扭回去了,在前方继续走着,众人跟上。

“若随地找个宅院,那三样估摸着能留下两样当传家宝,都是一些值钱货。”丑奴儿这么对叶锦羽说着,淘气地在叶锦羽怀里掏弄着那两枚玉佩,笑吟吟的。

不过,丑奴儿还是好奇,为什么叶锦羽不把那牛角梳给她,也许是因为那牛角梳才是这三样中价值连城的那一个吧。

又走了半个时辰,众人都已经开始流汗了,白灵走在最前面,淡然自若,丑奴儿挽着叶锦羽,被护在中间,扫雪翁在最后面殿后,以防野兽的出没。

突然,白灵一转身,叫众人停下,然后眯起双眼,冲林子里的一个方向奔去。

“咦?”楚云风在林子里逗留着,刚从那佛国回来的他今个儿路过这片林子,忽然嗅到了那熟悉的气味,便过来看看,可是那气味却越来越微弱,到这里就完全消失了。

楚云风还是有些不甘心,他在林子里寻找,却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你在寻我吗?”

楚云风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片轻飘树叶却已化作了利箭朝他飞来,勉强捻住,却又是被那强劲的气力所带飞,向后撤了好几步。抬头,欲看清四周,四周却是数不尽的“利箭”,连忙踏了灌木丛上树,才发觉此地已然是被人布下了天罗地网。

如华盖的顶层树叶齐齐落下,如同牢笼之顶,将楚云风封锁在了里面。

楚云风还要挣扎,一只“利箭”飞来连同着他的头发一起扎进了树木,那“利箭”之上还带着一种奇怪的劲力,让他的头发树干和那片树叶如同形成了一个整体,严丝合缝地卡在了里面。

寂静的夜里,楚云风只听那人留下了一句,“以后请不要再来跟踪我。”

楚云风咬着牙,勉强地抬起头看着那丛林之中,那儿,他也看到了一双眼眸,与他自己的同样凌厉,更为重要的是同样出世。

“哎!”楚云风身上并没有刀,因为刀早在战斗时便递与厉隋了。狠狠地扯下了自己一大片的头发,楚云风从那颗树上下来,踩在地上,看着那人离去的方向,心中有几分害怕。

再看看京城,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的心头浮现,原本是打算明天再到城里去歇息,现在看来,他楚云风一刻都不能耽搁了。

不出一炷香的时间,白灵回来了,还为众人带来了火把以及一捆干柴。将那干柴有序地架在地上,然后再用火把点燃,众人围着那堆火焰,便能够勉强度过这一个晚上。

“睡觉吧,我替你们守着野兽。”白灵揉了揉眉头,身上沾满灰尘,好像有些许劳累。

扫雪翁:“要不,还是让老身来吧,年轻人还是要好好地睡会儿。”

出于礼貌,白灵对扫雪翁笑了笑,“还是我来吧,老人家防不住野兽,到时候还要吵醒大家,我一个人便能将他们都赶跑了。”

“好啊!真是英雄出少年!”扫雪翁忍不住赞美了一句,然后开始在原地静坐,没有第一个睡去。

走了半天的丑奴儿已经入眠了,乖巧地趴在叶锦羽的大腿之上,瘦弱的她都没什么重量,也没给叶锦羽带来什么压迫,只是叶锦羽看着以往在寒夜里都会发抖的女孩至今仍是如此,还要跟着他一起颠沛流离,不免有些心疼。

“你还不睡吗?”白沫问叶锦羽。

叶锦羽看了一眼白灵,“我还能在坚持会儿。”

一团篝火,在黑夜里作响,扫雪翁警惕地看着白灵,直到后半夜。叶锦羽呆滞地凝望着前方,双眼无神。丑奴儿在其怀中轻轻地揉着,颇为亲昵的作态。

天际的星子一颗颗黯淡,连带着这地上的篝火。

扫雪翁终是忍不住疲惫而要小憩,顾不了叶锦羽。

在叶锦羽身边,白灵安静地打坐,调息着身体。有多少次,他都是这样度过的漫漫长夜。

叶锦羽看着前方,看着那愈来愈暗的篝火,一如看着自己的前路,不知所措,同时也找不见方向。

轻轻地摇着丑奴儿,小美人胚子在他怀中很乖。其实丑奴儿也不算小了,不过叶锦羽总觉得,只有到了那花信的年龄,才是女子一生最美丽的时候,就像这年纪本身人们所称呼的那样。

“殿下……”丑奴儿开始说梦话了,也不知怎的,刚来时,丑奴儿明明还是不说的,大约,是被这爱做梦的叶锦羽所传染了吧。

叶锦羽看着丑奴儿娇俏的神情,笑了两声,在这枯寂难耐至极的时候,这也挺好。

“殿下,这是你给我买的,现在还给你,拿去当了吧……”说着,丑奴儿还把自己脖子上的项链给举了起来,送到叶锦羽面前,弄得后者着实有些哭笑不得。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叶锦羽慢慢地把丑奴儿举起的手按回去了,安置回了她的怀中,然后搂着丑奴儿的后背,继续慢慢地摇晃着。

在这凉如水的夜色里啊,除开惬意,更有人心里那份难忍的凄寒,趁虚而入,趁黑而出,让人无可奈何地心疼,抑制不住地难过,痛的人想要流下泪来。

时值后半夜了,叶锦羽还没有入睡,看着周身一圈人儿,却难以开口唤他们一声,这便是一个人的孤独。

突然,白灵叫了叶锦羽一声,“你还在想白沫吗?”

叶锦羽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白灵还没有睡着,但他依旧点了点头,他确实想说这个。

“我觉得他好傻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