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我就是阴阳先生 > 第八十章 代得夫拉的死
听书 - 我就是阴阳先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十章 代得夫拉的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好险,差点没被这家伙给勒死。”我说道。

陈龙点了点头,目光呆滞的看着我,不知道该说些啥。

我不知道陈龙为啥会变成这样,但总感觉怪怪的。

“走吧,去找我师傅。”我说道。

说着,我就拉着呆滞的陈龙往外走去,这地方不宜久留,谁知道这人胄会不会发现那草人不是我,然后再往我俩这里扑过来?到时候可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那边有个洞,我们过去看看。”我说道。

我们走了一会,发现了一个洞,于是走了过去,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强光照到了我们的脸上。

这应该是手电筒的光!是夏伟吗?

“师傅!”我大声的喊道。

夏伟剁了两下地,喊道:“小源,你在下面吗?”

我赶紧点头,道:“我在下面,师傅,你有绳子吗?”

“没有,你们两个叠着上来吧,抓住我的手,我拉你们上来。”夏伟喊道。

我哦了一声,看陈龙呆滞的样子,于是说道:“陈龙,你踩我背上,我顶你上去,你抓住我师傅的手。”

陈龙木讷的点着头。

我蹲下后,陈龙就踩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好不容易站起来了一点,陈龙伸出了手,随后夏伟也将手伸了下来,抓住了陈龙的手,我感觉到陈龙的体重在我的双肩逐渐减轻着,我知道,夏伟开始拉陈龙了。

过了一会,陈龙就不动了,我得抓住陈龙的腿,然后顺着腿拉上去。

陈龙一半的身子挂了下来,我抓住了陈龙的腿,喊道:“师傅,拉我上去。”

夏伟喊了句好,我就感觉到陈龙在动,他在慢慢的往上去。

过了一会儿,夏伟就将我们两个人都拉了上去。

夏伟见我上来后,直接抱住了我,说道:“你刚把我吓死了。”

我赶紧把夏伟推开,因为我只感觉自己身上一股子恶臭,差点把我自己的胃酸给呛出来。

“太臭了师傅,俩大老爷们,就别抱了吧,怪奇怪的。”我说道。

“臭没事,活着就行,人没死就行,那个人胄呢?去哪了?”夏伟问道。

我拍了拍身上,说道:“我用了一个草人,那个人胄估计是把草人当成我了,就追那个草人去了,我就和陈龙一起逃了出来。”

“对了,师傅,陈龙他这是咋了,怎么变得傻乎乎的了?”我看向了一旁依旧木讷呆滞的陈龙,问道。

夏伟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一拍大腿,说道:“难怪刚刚喊他没什么反应。”

随后,夏伟走了过去,翻了翻陈龙的眼皮,说道:“丢魂了,这个金字塔不简单,居然还能勾人魂魄。我说他怎么傻乎乎一样的,原来是丢了魂了。”

丢魂了?陈龙好端端的咋会丢魂的?

“对了师傅,你刚刚说啥罪犯?”我问道。

“不是罪犯,是阿皮范,古埃及传说中象征邪恶与破坏的神,形象就是人身蛇头。不过,我怎么看都觉得他是我们中国的人胄,这东西就是个有着千年修行的畜生真身!”夏伟解释道。

我似懂非懂的点着头,根本搞不清楚阿皮范和人胄到底是啥东西。

“师傅,为啥陈龙回丢魂啊,而且他好像之前感觉不到痛?我拿法剑插他,他才叫了起来。”我问道。

“人有三魂七魄,他刚刚应该被人胄产卵了,而这个蛋会在他的体内发育,这三魂七魄会一个一个的丢,直到一魂一魄都不剩,每丢一魂或一魄,人的感觉就麻木一点,不会察觉身体有异象。”夏伟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也就是说刚刚的人胄也想在我的体内产卵,到时候岂不是我也会丢魂?

不过,我也已经丢了魂了,也不差这一魂了把?

“那师傅我们赶紧把陈龙的魂魄招回来啊?”我说道。

夏伟摇了摇头,说道:“我估计这个墓里,应该是有什么吸魂引魄的宝贝,这个代得夫拉是阿努比斯的儿子,也就算是阎王的儿子,估计也不是白当的,我刚刚试过招魂,可他的魂魄估计也就丢了没几分钟,我想招也招不到了,在这里魂魄如果一旦离身,就会被吸过去,想要再招到,就难了。”

那岂不是就是说陈龙的魂魄一直都没了?

“中国古代曾有一种密术叫离魂术,是一种将人魂魄分离的邪术,但谁都没见过,魂魄分离后,无魄之魂成为无胪,无魂之魄成为伾脔,但不论是哪种,三魂或七魄都是分别在一起的,而且只是附在死人身上,单独的魂或魄谁也没见过,所以我也不知道陈龙的魂魄去了哪里。”夏伟说道。

突然夏伟似是想到了什么,拿出了匕首,在墙壁上刻下了几个字,边刻边念叨:“世间万物,邪灵鬼煞,唯道者是尊!”

匕首在墓道的墙壁上刻的火星四射,乱七八糟的一片,也看不出这是哪国的文字。

“师傅,你这刻的是啥啊?”我看了一眼那些文字,问道。

“殄文,给鬼看的字,有点道行的畜生也能看得懂,有水吗?”夏伟说道。

我点了点头,将水递给了夏伟。

夏伟接过了我手中的水,喝了一口水,混合着嘴里的血,噗的一口喷在了刻完的字上,墓道里顿时凭空刮起了一阵阴风,把我吹得只打寒战。

“师傅,这是啥意思啊?”我问道。

“三尊下界,逆亡顺昌!这叫做敲山震虎。”夏伟说道。

夏伟写完字后,只见地上刮起了一股股的小旋风,其实这墓道里可能到处是不成气候的小畜生,夏伟这殄文一出大体上气到了威严的作用。

“师傅,他们埃及的东西也知道三尊?”我问。

“这里可是中国!只不过是模拟的金字塔而已,如果说这些都是埃及的东西,那么这个墓主人的身份可有些不一般了,就算人有国界之分,他们可没有,走吧,去见识见识那阎王的儿子。”夏伟说道。

按照墓的长度,夏伟估算,这个倒金字塔应该很大很大,因此没法得知地下塔尖部分的深度。

“奇怪了,如果真的是埃及的那个金字塔,为啥偏偏建这个?而且如果是1:1模仿的话,那这个代得夫拉在位时间那么短,是怎么建那么大的金字塔的?”夏伟边走边在观察墓道两边的壁画,希望能从中得到答案。

“这个弯,好像就是通向皇后墓室。”夏伟看了看,说道。

主墓道边上,一条稍微窄一些的小墓道出现在我们三个人的视野中,此时下来的洞已经完全看不见了,漆黑的墓道里,只有我们三个的手电闪着惨白的光。

“看这里。”我道。

“这上面说埃及那边的代得夫拉金字塔是哈夫拉建造的,是哈夫拉杀死了代得夫拉,而哈夫拉似乎是知道代得夫拉是阿努比斯的儿子,所以怕他死后报复自己,就给他建了这个金字塔,而且更大,只是希望他能原谅他。”夏伟说道。

这第一幅壁画,内容大概就是一位法老装束的人手持利剑,刺向另一名法老装束的人。

“这里记录着法老与王后的入葬过程,代得夫拉生前的亲信与卫队好像全被杀死了,而且是分尸……”夏伟继续说道。

从这条分墓道入口的壁画向前,一直走到墓门跟前的这一段的壁画,记录了代得夫拉下葬时的残忍情景,众多身为当时军官模样的人,被人在身上涂抹了一层奇怪的东西,周身呈深褐色,然后用刀切成一段一段,最后再将这些切碎的肢体重新缝合在一起。

我听了夏伟的话,再结合这些壁画,顿时感觉一凉,这埃及人不是热爱生命吗?怎么还这样玩的?难道是某种祭祀活动?

“等等,你们先别进去,让我想想,这是……”夏伟突然好想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

“咋了?师傅?”我疑惑道。

“这些壁画确实是够渗人的,但其绝对是有用意的。”夏伟说道。

从众多太阳,月亮,河流的图案与下葬队伍的搭配图案来看,夏伟认为从四五千年前便已经对阴阳五行之力有了一些萌芽的了解,那些所谓的僧侣已经开始利用这些东西建造墓葬了,不过,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墓主尸身的防腐。

“小子,你知道木乃伊咋做?又是如何防腐的吗?”夏伟看着我,问道。

我想了想,大学的时候老师似乎有讲到过,说道:“首先要取出人的内脏与脑浆,然后在腹内填充香料与一些防腐材料,配合沙漠的气候与金字塔的结构,从而起到防腐的作用。”

我虽然不知道这事真的假的,但至少我大学上课的时候,我们老师是这么告诉我们的,而我当时也只顾着玩手机,不知道有没有记错。

“错了!至少这座金字塔,救我目前来看并不是那么回事。”夏伟摇头晃脑的说道。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很得意。

“这是我们老师说的!应该不会有错吧?”我小心的说道。

我们老师可是正宗的历史学家,也是一名考古学家,总不会说错吧。

。m.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