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仙师无敌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异界(204)
听书 - 仙师无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异界(204)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爸,我还是觉得你没必要去做这个检查,我是说,穿刺是有风险的,你这么大年纪了……”

楚镇北虽然看不起庞小南,但是楚老爷子的话他不能不停。

“你不用说了,”楚老爷子一摆手,“给我安排检查。”

庞小南的病情推断很准,而且说出了3天这么精确的数字,让楚老爷子不得不重视。

楚镇北没有办法,只得拿出手机打到医院预约检查。

这时管家进来了,“老爷,外面有客人,说是丰日县的庞小瓶。”

“庞小瓶?”

楚老爷子皱起了眉头,他印象里没有这个人。

今天为什么这么多丰日县的人过来呢?楚老爷子心里划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爸,是庞小瓶啊!”

楚昭南莫名的激动起来。

“是你的熟人?”楚老爷子看向楚昭南,说到交际,也只有他这个主管楚家事业的大儿子有可能认识到远一点的人脉了。

“不不不,我不熟,但是她可是丰日县最大家族的掌门人!”

说到这里,楚昭南不由的提高了八度,“你们不知道吧,前些日子,丰日县的商界发生了海啸,这个庞小瓶原来是丰日县最大家族吴家的女主人,后来把吴家家主赶出了家门,接管了吴家,后来又控制了蒋家……”

“对,就是楚婷婷那个男朋友,蒋可的那个蒋家,我猜,蒋可来上澧县,也是庞小瓶的意思吧?”

楚昭南虽然身在上澧县,不过对一衣带水的丰日县,却有着很敏锐的商业触觉,谁叫丰日县的经济比上澧县发达的多呢。

“既然你都不认识她,她来干什么?”

“管她来干什么呢?先请她进来啊。”

楚昭南迫不及待的让管家请庞小瓶进来,蒋家虽然是没希望巴结上了,不过要是能抱上庞小瓶的大腿,楚家也是前途一片大好。

庞小瓶在管家引领下走进了楚家的大堂,一进来就让楚家人眼前一亮,这个女人不但威名赫赫,而且保养很好,女神光芒照亮了大堂的每个角落,让楚昭南有一种结婚太早的后悔感觉。

庞小瓶四顾看了一下,略微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就恢复微微笑脸,朝楚老爷子微微一颔首,说:“楚老爷子,你好,丰日县的庞小瓶给你拜年了。”

然后她朝身边的随从使了个眼色,“一点笑意,还请楚老爷子笑纳。”

“庞总有心了,你大老远的跑来看我这个老朽,真是折煞我了,快请坐。”

楚老爷子毕竟见过世面,就算不认识对方,也要表现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庞小瓶找了个位子坐下,开门见山道:“不知道庞大师去哪里了?”

“庞大师?”

楚老爷子愣了一下,这是楚家的聚会,哪里来的姓庞的大师,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是庞同一家。

“哦,是庞小南庞大师。”

庞小瓶解释了一下。

这下连楚昭南和楚镇北都惊讶万分了,刚刚楚贵棵说蒋可叫庞小南庞大师,这里又来一个重量人物叫庞小南大师。

“哦,小南啊,他们一家吃完饭就走了。”

楚老爷子这才搞清楚,原来庞小瓶是冲着庞小南来的。

“哦,是吗?那我就不打搅了,祝楚老爷子身体健康,我先行告退了。”

庞小瓶优雅的起身要离去。

这时楚昭南才反应过来,急急的冲上前去。

“庞总,你好,我是庞小南的大舅,我叫楚昭南,这是我的名片。”

楚昭南的心里有一杆秤,这庞小瓶比马涛的实力还要强,马涛虽然现在负责杜浩然的项目,但是庞小瓶可是土豪世家,在丰日县的势力盘根错节,而且极有手腕,要是和庞小瓶搞好了关系,不愁楚家没有出头之日。

“楚总你好,幸会幸会。”

庞小瓶冲楚昭南伸出了手,楚昭南感觉盈盈一握。

“庞总的名号是如雷贯耳,我在上澧县都久闻大名。”

“哪里哪里,楚总过奖了,这样吧,楚总要是来丰日县,我做东,到时一起聚聚。”

庞小瓶保持着客气的笑脸,从楚昭南那里收回了手。

“好的好的,我一定来。”

看着庞小瓶远去的背影,楚昭南有些激动。

“看你那不害臊的样子。”

楚老爷子拉回了楚昭南的思绪。

“爸,你不知道,要是和庞小瓶搞好了关系,我们楚家重振雄风指日可待,不夸张的说,楚家有可能成为上澧县第一的家族。”

楚昭南摩拳擦掌,还体会着庞小瓶那细腻的手感。

“你别忘了,人家是冲庞小南……庞大师来的。”

楚老爷子没想到自己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外孙,竟然在丰日县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上澧县走个亲戚,都能惊动丰日县的大人物拜访。

楚昭南一下子泄了气,就刚刚他对庞小南的态度,庞小南肯定没把他这个大舅放在眼里。

“爷爷,庞小南就是在丰日县装神弄鬼出的名,迟早会被揭穿的。”

楚贵棵不信庞小南能一直在丰日县红下去,一个没毕业的大学生,能够掀起多大的风浪呢。

“没错,爸,庞小南蹦跶不了多久的,要说啊,还是我们贵棵更有发展潜力。”

楚昭南一下子来了劲,要他去求庞小南,不如靠自己儿子奋发图强。

“哟,刚才还说要和庞小瓶搞好关系呢,怎么,现在准备自力更生了?”

楚老爷子对楚昭南这变脸比翻书还快的节奏有些不适应。

“爸,你听听人家都叫庞小南什么?庞大师!”楚镇北接过话去,“他这不是装神弄鬼是什么?哪有什么正经医生被叫做大师的,我看,你那个检查就不做了吧?”

“做!”

楚老爷子可不管庞小南是真的在丰日县装神弄鬼还是真本事,能搞定蒋家和吴家这样的大家族,那不是一般的本事,这些人中龙凤是那么好忽悠的吗?

所以,庞小南既然能在丰日县的上层社会得到认可,肯定是有其过人之处的,他这个楚家的家主又怎么能错过庞大师的诊断呢。

自从庞小南一家走后,楚家冷清了下来,而楚老爷子终于认清,今天要不是庞同一家过来,只怕楚家门庭冷落。

一开始来的马涛,估计也是冲庞小南来的,因为楚老爷子捕捉到了马涛看向庞同一家的眼神,那是隐藏的礼貌的一眼。

“走吧,镇北,送我去医院。”

楚老爷子颤颤巍巍的站起了身,他对自己身患脊髓瘤的概率越来越肯定了,也许,庞小南说的是真的。

回家的路上,楚香兰还是有些不放心。

“小南啊,你说你外公要得脊髓瘤,还有的治吗?”

对于庞小南的诊断,楚香兰并没有怀疑,毕竟,庞小南治好了瘫痪多年的庞同。

“妈,你别担心了,如果他们愿意让我治,能治好的,不过要尽快,病在骨髓,必须及时治疗。”

庞小南理解楚香兰的心情,不管楚家对庞家怎么样,楚香兰毕竟是楚家的女儿。

“希望你外公能改变心意吧。”

楚香兰听了庞小南的话语,放下了心。

“这个马涛,倒是很会来事啊。”庞同对马涛的到访虽然有些意外,但是却很高兴。

“爸,马涛可以信任,你放心用。”

马涛本来就是庞小南和杜浩然一直看好的得力助手,自然不会让庞同失望。

丰日县和上澧县相距不远,开车只需要半个小时就能到县城,庞小南一家开车进了丰日县城,来到了一处别墅小区。

“小南,你这是去哪里,不回家吗?”

楚香兰看到庞小南开车带他们不是回乡下,而是到了一个别墅前,心里满是疑惑。

“妈,下来看看,我给你们买了个别墅,以后在城里,我们也有自己的家了。”

庞小南在庞小瓶那里又提了一栋别墅,作为父母的住所。

楚香兰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因为这个别墅在丰日县城来说,也是很豪华的楼盘。

庞同倒是不意外,因为庞小南把一些信息提前透露给了他。

“走,进去吧,这是儿子的一番心意。”

庞同拉着楚香兰的手,慢慢的走进了别墅。

别墅不大,不过这是庞小南计划好的,太大的房子不容易搞卫生,虽然可以请佣人,但是以楚香兰的性格,肯定舍不得花那个钱。

所以别墅的卫生,肯定是楚香兰自己包办,两个人也住不了那么大的空间,不如就买个小点的地方,做个栖息之所。

“小南,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其实楚香兰早就怀疑庞小南有古怪,只是一直不知道庞小南的能量这么大。

于是,庞小南把这段日子发生的一些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楚香兰,不过,他只捡了好事说,像和杀手打斗的那些画面,都隐藏了起来。

“小南啊,你有出息了。”楚香兰抚摸着庞小南的手背,眼中满是爱意。

然后,楚香兰又柔情脉脉的看向庞同,“老庞,你看到了吗,你儿子现在长大了,变得这么优秀,都是遗传的你的基因啊。”

“哈哈哈,没错,都是遗传的我的基因。”

一家人开怀大笑,其乐融融。

这是庞家第一次进入这栋别墅,楚香兰觉得,今晚就在这里开火。

楚香兰准备晚饭的时候,庞小南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张窈打来的。

“张老师,新年好啊。”

“庞小南,江湖救急啊,你赶快来中都一趟。”

张窈的声音很焦急,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怎么了,张老师?”

庞小南走到了别墅的门外,外面飘着小雪,竟是有些冷了。

“我们家,为了逼我相亲,特意搞了一个酒会,说是几个家族的子弟联谊,你得过来当我的挡箭牌。”

“这我可帮不了。”

庞小南心里门清,他可不愿意卷入豪门恩怨。

“你必须来!”

张窈的语气毋庸置疑。

“你听我说,张老师,上次我们在华海市,我当你的挡箭牌,那可以,因为南宫吉姆那样的毕竟只是一方诸侯,打又打不过我,可是去中都,你们都是那么大的家族,跺一跺脚华国都要震三下,我这个挡箭牌就不合时宜了。”

庞小南也不清楚张家到底是豪门豪到什么程度,如果真像张窈说的那样,张家控制了一国的金融,他这个挡箭牌就成纸糊的了,哪里挡得住人家的金箭啊。

“你先过来,我们再想办法咯,我实在没辙了。”

张窈已经有些撒娇的语气了。

“我实在是帮不了你,你另外找别人吧。”

庞小南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总不能一直当张窈的挡箭牌,于是没等张窈说完,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庞小南给父母买的这栋别墅,离自己的别墅有些距离,因为他的别墅主要是用来做一些秘密的事情,而父母住的地方,是生活区域,必须要隔开来,这样才能保证父母的安全。

虽然现在丰日县大局已定,但是也不排除日后会有什么麻烦产生,所以以防万一,父母的生活还是应该得到最好的保障。

让庞小南万万没想到的是,晚上快11点了,他们一家人在客厅里看电视,外面有人敲门。

“谁啊?”

楚香兰觉得奇怪,这是全家第一次在新买的别墅过夜,谁会知道这个地址呢。

楚香兰走过去开了门,只见外面站着一个气质高贵的美女,问道:“阿姨,庞小南在家吗?”

楚香兰连忙把美女迎了进来,冲庞小南喊道:“小南,你看是谁来了?”

庞小南定睛一看,差点没背过气去,是张窈。

“你怎么来了?还有,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庞小南连忙起身,拉着张窈往外面走。

“诶,小南,外面冷,让客人在里面坐呗。”

楚香兰觉得这么晚来找庞小南的美女,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关系。

“妈,我们上楼去说两句话,马上下来。”

庞小南不想自己在华海市惹出的麻烦,给二老带来困扰,还是拉着张窈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自己的睡房。

“姑奶奶,你可真会折腾,你从中都飞来丰日县,是要给我个惊喜吗?”

庞小南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张窈,心想这张家真是神通广大,不但短时间能感到丰日县,还能查到自己的住所。

“谁叫你挂我电话的,哼!”

张窈嘟起了嘴,把身上的羽绒服脱了下来,只剩一件毛线衣,现出凹凸有致的曲线。

“我挂你电话,你就打个飞的过来找我麻烦是吧?”

真是有钱任性!

丰日县境内并没有飞机场,最近的飞机场到这里至少两个多小时。

“这次真的是大件事了,你不知道,我家里为了给我物色对象,搞了个盛大的聚会,几乎把中都所有的世家子弟都请过来了。”

张窈夸张的描述起张家组织的这个聚会。

“这不是好事吗?我就不信,那么多大家族的子弟,就没有一个配得上你张大小姐的。”

庞小南认识很多富二代,并非所有的富二代都是纨绔子弟,就像网上说的,有的人比你出身好,还比你更努力,这也许是现在华国大部分富二代的现状。

“好什么呀,你不知道,我家里是想趁这次机会,彻底把我留在中都。”

张窈思绪万千,回到了那日除夕长辈和自己说的话。

“张窈啊,你的年纪不小了,还在外面飘荡,是时候回中都来担任起家族的重任了。”

张窈的妈妈语重心长的教诲道。

“是啊,你妈说的对,你老爸我年纪虽然还年轻,可是你要接手家族事务,不是还得经过一段漫长的岁月吗?要早做打算了。”

张窈的爸爸虽然并不反对张窈先出去闯一闯,但是耐不住老婆对女儿日思夜想,一定要把张窈给拉回来。

“爸妈,我还小,我还想继续在华海市在拼搏几年。”

张窈虽然知道每次回家过年都是老调重弹,但是又不得不回来尽孝。

“你还小,你知道吗,你王叔叔的女儿都生了儿子了!还有,你在华海市拼搏几年,你能拼出张家现在的产业来啊?”

张窈的妈妈说的都是事实,这次张窈回来,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再跑出去了。

“要么这样,你不想接管家族事业也可以,你给我们找个好姑爷,让姑爷打理事业,你在家相夫教子,你觉得怎么样?”

张窈的爸爸冲她挤眉弄眼,眼睛里是浓浓的笑意。

“爸……你又来了。”

张窈知道父亲这是拿她开玩笑。

“你爸说的没错,要么你就早点嫁人,要么你就早点回来接管家族产业,你自己选。”

张窈的妈妈这次有些誓不罢休的态势。

“我两样都不选!”

张窈赌气的嘟起了嘴巴。

“这可由不得你!”张窈的妈妈一拍桌子,眼睛瞪的老大。

张窈一下子蔫了,从小到大,父亲都不怎么管她,但是这个老妈子,是事事都要关心,事事都不能违背她的意愿。

“行了行了,张窈的事情,让她自己做主吧。”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拿着手机看新闻的张窈的爷爷发话了。

随后张老爷子脸上露出调皮的笑容,“过几天啊,我们几个老人组织了一个聚会,所有的年轻人都会来哦,到时候,张窈你可以去里面挑挑,看看哪家的公子合你胃口……”

“爷爷,你又搞这种家族联姻!”

张老爷子退休了没事干,要么就拉着几个老伙伴游山玩水,要么就组织一些家族联谊的活动,总之怎么热闹怎么来。

“你爷爷这是为你好,我告诉你,过几天,中都的这些世家子弟都把这个聚会当成是相亲大会呢,到时你得可擦亮你的火眼金睛……”

张窈的爸爸看来是提前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所以张窈在全家人的威逼利诱下,无奈的想到了庞小南,诚挚的邀请庞小南去当个挡箭牌。

“你这聚会没问题啊,你家里人又没说必须要你相中谁,你就说谁都看不上不就完了,需要什么挡箭牌?”

庞小南不知道豪门的思维方式是怎么样的,难道相个亲还得强买强卖不成,没有合适的转身就走,有合适的就不算白来,怎么想,这都是个合算的买卖。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要是别人看上我了怎么办?”

庞小南上下打量了一番张窈,冷哼了一声,“你是不是太过于自信了?”

“滚!”张窈知道庞小南这是故意气她,论姿色,她还是很有自信的。

“张老师,你在华海市可能是一枝花,不过你要想,在中都,你或许真的是平平无奇哦,再说了,论家世背景,也有比你家好的吧,你是哪里来的蜜汁自信,别人都得围着你转呢?”

庞小南摸着下巴,似乎在思考。

“你不打击我会死吗?”张窈拿起一个枕头朝庞小南的头上砸了下去。

“哎呀!”庞小南装作受了重伤倒在了床上。

“你快起来,这次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张窈拉起庞小南下了命令,不容反驳。

“我要是不去,你还能杀了我啊?”

庞小南耍起了无赖。

“你要是不去,我就赖在你家里,吃你的喝你的,还得你伺候我!”

张窈使出了杀手锏。

“我服了你了!行,我去!哎……”

庞小南唉声叹气,似乎遇到了人生的巨大挫折。

“今晚你就睡这里吧,我睡隔壁。”

庞小南出了房间,他买的这个别墅虽然小,但是两间客房还是有的。

庞小南下了楼,来到客厅,楚香兰还没睡。

“小南啊,这是谁啊?”

楚香兰的眼里满是笑意。

“妈,这是我在华海市的一个朋友,遇到点事情需要我帮个忙,明天我得陪她回去一趟。”

“你在华海市,还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呢?”

“妈,你别多想,就是普通朋友。”

第二天一早,庞小南就把张窈叫起了床。

“你干什么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个好觉啦?”

张窈揉着朦胧的睡眼,她在庞小南的床上睡的很舒服。

“姑奶奶,出发了,你就不怕你父母找不到你,发出江湖追杀令吗?”

庞小南担心既然张窈能够找到自己,那张家肯定也能找到自己,那时候就惨了。

“哦,对了,看我这记性!”张窈不停的敲着自己的头,她是来找庞小南帮忙的,聚会就在今晚,得马上走了。

“快一点,我在楼下等你!”

庞小南看到张窈睡了一晚衣衫不整,不忍再视,关了门下了楼。

出了别墅区,两人买了几个包子,马不停蹄的就赶到了最近的机场。

终于,在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庞小南被张窈挟持到了中都。

中都是华国的政治中心,经济虽然没有华海市发达,但是华国的权贵,包括很多大公司的总部,都在中都拥有办事处,所以,中都依然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中心城市。

“你真要谎称我是你男朋友?”庞小南对自己的演技倒是不担心,不过就是担心人家不买账。

“你这个样子肯定不行了,跟我走。”

张窈把庞小南拉到一个卖衣服的地方,庞小南抬头一看,是个很豪华的品牌。

“我提前说好啊,挡箭牌归挡箭牌,这衣服可得你买单。”

庞小南虽然对品牌没有什么认知度,不过这个地段,这个装修风格,一看就是顶级世界名牌,一套衣服价值不菲。

“买什么买?”张窈附在庞小南的耳边说了一段话。

“靠,还能这么操作?”

原来张窈的盘算是,租一套。

“租金也得你出啊。”

庞小南知道了,张窈肯定是这里的常客,不然怎么知道这些礼服可以租呢。

“没想到啊,你倒是个勤俭持家的女子。”

“我告诉你,谁要是娶了我啊,肯定是前辈子拯救了宇宙!我不但温柔贤惠,还勤俭持家,简直是……完美!”

张窈冲庞小南做了个鬼脸,很快给庞小南拿来了一套服装。

“穿上试试!”

庞小南麻利的换好了衣服,走到了张窈的面前。

“怎么样?”

“哇!”张窈的眼睛里放出异样的光芒,“人靠衣服马靠鞍,就这身了,今天你一定是全场最靓的仔。”

“真有那么靓?我看看,”庞小南走到镜子前,“哎,还不如我穿自己那身,这衣服,穿的我别扭。”

“所以才要租嘛,谁会经常穿这种装13的衣服。”张窈麻利的刷了卡,挽着庞小南的手出了服装店。

晚上七点一刻,庞小南和张窈准时出现在晚宴的现场。

晚宴的地点选在了中都饭店,说到这个中都饭店,那几乎是华国最早的涉外饭店,当时所有的外国人来中都办事,都会选则在中都饭店住宿和用餐。

不过时过境迁,选在的中都饭店不是外宾的唯一选择了,但是规格依然高档,尤其是能够包下整个大厅的人,不是有钱就能办到,还得看家世背景,毕竟,这里代表了华国的门面。

庞小南一身华国传统的晚礼服,而张窈则是一袭洁白的长裙,惹的庞小南一路上怨声载道,“你以为是去结婚啊,穿个婚纱一样的裙子。”

“我这是为了衬托你!”张窈毫不在意,“我打扮这么美,不都是为了衬托你的身份吗?你看看你,我穿上高跟鞋,你还没我高。”

张窈说的是实话,她今天穿的是10厘米的高跟,庞小南看上去只比她高一点点,张窈本来就高,身材又显高,庞小南实在是比她不过。

“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你有没有一点智商?你这是衬托我啊?你这是侮辱我,生怕别人觉得我不如你是吧?”

庞小南被张窈挽着手,嘴里却在碎碎念,“你这是拿我当挡箭牌啊?我看啊,你就是来炫耀的,炫耀我是多么的配不上你,然后那些公子哥就会对你充满了希望!”

“行了,你有点自信好不好,我要是拿你做陪衬,不如自己单身来更好啊,有必要千里迢迢把你带到这里吗?”

张窈觉得庞小南说的没错,自己今天这个打扮是有点过了,应该低调一点的。

不过当两个人推开宴会厅的大门时,一下子愣住了。

今天来参加宴会的人,个个都是精心打扮,整个一个高档的外交舞会啊。

宴会厅里,俊男美女目不暇接,连庞小南都看直了双眼,“原来这就是中都的上层圈子啊。”

不过庞小南很快回过神来,他来这里是做挡箭牌的,这些人和他没关系,他开始搜罗会场来哪里有吃的。

很快,庞小南发现在宴会厅的一角,有一张长长的餐桌,那里摆放了无数的小吃和饮料。

庞小南挣脱张窈的臂弯,朝餐桌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