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219 权杖
听书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0219 权杖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冥冥之中,那些诞生于亘古,被人称之为神或者魔的【历史残留物】真的存在么?

如果存在,他们是否具备真的威能?

如果存在,他们究竟栖息在何方?

如果存在,他们何不响应信徒的告求?

暴雨突至,就在金鹿号回归战局,预备对安第斯号执行包夹的前一瞬间。

那是海战开始近三小时以来英国人第一次切实取得战场先手,先手意味着攻守易势,却不意味着胜利对英国而言已然唾手可得。

因为安第斯号几乎是完整的,强行对一艘拥有二十四磅重炮的四级舰进行接舷的风险毋庸置疑。

无论是洛林、贝尔,还是在一旁拍案叫绝的科林伍德都知道,赌上生死的决斗其实从那一刻才真正开始。

就在这时,暴风雨开始了。

暴雨遮蔽了防卫的视野,狂风撕碎了进攻的行进路线,巨浪攫夺了炮手们赖以为生的射击环境,漫天漫地的水汽又击碎了法兰西人最大的装备依仗,火枪根本无法在这样的天气下击发。

安第斯号只能在绝望中对抗着风暴,二十分钟后,金鹿号重重撞在她的右舷,洛林、海娜领着二百名嗷嗷叫的海盗飞身登船,在摇曳的浮岛上向法兰西人发起迅猛的攻势。

又十分钟后,幸运马蹄铁号也参与进来,一头撞在金鹿号的右舷,超过一百名渴望长约的水手以本方的旗舰为中转,咬着刀剑杀入战局。

胜败由此再无悬念。

法兰西新大陆舰队隶属下的大西洋防卫舰队充其量只是一支三流的地方舰队,摘除老辣的热沃当伯爵,其从军官到水兵,从技战术到战斗意志都没有太过值得称道的地方。

与之相对的,洛林麾下的私掠水手们在技能上与海盗无异,相比于正规的炮战,接舷劫掠才是他们的本份和专长。

更何况,金鹿号上还有洛林、海娜、诺雅这三个个人战力远胜过一般人的超强者。

防卫组织越是凌乱,战斗环境越是复杂,个体的战斗能力就越是能够得到充分的体现。

接舷战的过程只能称为势如破竹。

不到半个小时,抵背而行的洛林和海娜就在银塔罗的掩护下冲破了层层阻碍,一脚踹开了安第斯号提督指挥室的大门。

洗漱一新,换了身全新军装,胸前挂满各色勋章的热沃当伯爵闭着眼坐在指挥室的方桌后头,桌上放着他的提督权杖、指挥剑,一把老旧的龙骑兵短枪和整整六本毛边的航海日记。

他的脸上毫无惧意。

“年轻人,你是那艘商船上的冲锋队长?还是商船的指挥官?”

洛林微笑着收刀入销,抚胸致敬:“伯爵大人,德雷克商会会长洛林.亚纳逊.德雷克向您问好。”

“德雷克商会……”伯爵微微皱起眉头,似乎在头脑里搜索记忆,“在新大陆,拥有满装驱逐舰的英格兰商会中似乎没有你的名字。”

“居然没有?”洛林表现得比热沃当伯爵还要诧异。

不过他并没有急着重新自我介绍,而是踩着带血的脚印,大摇大摆进到室内,一路直趋到吧台边上。

“您喝什么?”

“当然是那瓶珍藏的白兰地,记得加冰。对了,冰块在下面的柜子里,那里有一个漂亮的贮冰匣,是女儿送给我的东方工艺品。”

洛林依言打开柜子,一眼就见到了那个古朴的青铜匣器。

“居然是秦汉时期的冰匣?”

伯爵遗憾地耸了耸肩:“收藏家们说是当代的仿品,我女儿被骗了。但对我来说,它依旧是无价之宝。”

“对您而言,确实如此。”洛林把冰匣抱出来,取了几块冰,斟上酒,又把酒杯连同冰匣一块推到伯爵面前,“如果您不嫌带着麻烦,我放弃对它的所有权。”

“万分感谢。”

双方的气氛缓和了许多,伯爵把冰匣抱起来放到脚边,抬头含笑看向在对面入座的洛林。

“为什么我没听说过你会让你觉得惊?,德……”

“德雷克。”

“德雷克先生。”

洛林抿了口酒,感受酒液中蕴含的香醇在味蕾上挥发,惬意地舒了口气。

“以一个晚辈的角度,我建议您回到贵国海军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投诉新大陆情报部门怠政。”

“推诿责任?”

“虽然这也是一个方面……”洛林直言不讳,“另一方面,我的分会在金士顿挂牌已经数月,所取得的贸易许可中就有马提尼克的存在,而您居然没听过我,足以证明,那并不是诬告。”

“看来我还得再感谢你一次。”热沃当伯爵苦笑一声,“言归正传,德雷克先生,请你告诉我船上的损失大么?”

“外头的雨势虽然小了些,但还不足以清点战果,而且据我所知,船上的抵抗依旧没有结束,您的士兵很勇敢。”

“但他们无法阻止你俘虏他们的舰队长官。”

“那是两码事。您的副官明明被我击飞了佩剑和佩枪,却还打算赤手空拳阻拦我前进,勇敢不代表成功,失败也不能代表怯懦。”

“奥佩先生……”伯爵脸上苦意更浓,“他战死了么?”

“被我用刀柄敲断了门牙,然后脑袋可能撞了个包。”洛林调皮地做了个敲门的动作,“不过既然他的脑袋能嵌进隔墙,一般来说,性命无忧。”

“你是个奇怪的商人……”伯爵感觉复杂至极,“我从没听说过哪个会长像你这样擅战,不仅海战优异,连格斗也……”

他正说着话,一个满身淌着血水的水手从海娜和诺雅把手的大门跑进来,告罪一声,附到洛林耳边窃窃私语。

等水手说完,洛林十指交叉,直视伯爵:“大人,最新的消息,我的水手们在不久前攻破了艏楼最后一间舱室,安第斯号的反抗结束了。”

“是么……”热沃当伯爵脸上没有露出遗憾的表情,只是轻轻把那柄镶嵌着宝石的权杖冲了洛林一推,“我现在宣布投降,德雷克先生。”

他站起来,弯腰抱起脚边的冰匣,整了整胸前的勋章:“我的囚禁室在哪?”

洛林伸手把权杖捡过来:“海娜,派两个人为伯爵大人安排一个干净的单间,不需要搜身,不要亵渎战士的尊严。”

……

三小时后,云消雨歇,风平浪静。

战后的收尾工作正有条不紊地在三艘相连的船上进行着。

洛林一点也不急,因为在风暴中接舷的关系,船上的缆绳彻底绞在了一起,就算他急,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起程支援其他战场。

这代表着,属于他的勒罗贝尔海战已经结束了。

这一战,德雷克商会所属金鹿号与幸运马蹄铁号以二对二决战安第斯号和图腾号,双方参战人员比为460对530,火力比72对84。

战斗从清晨开始,历经三小时炮战,后于风暴中进入接舷,最终,洛林取得了无可辩驳的胜利。

防卫舰队方,安第斯号被俘,图腾号的主副前桅全被金鹿号轰断,被迫以最遭糕的姿态迎接风暴,至今也不知道究竟是漂去了勒罗贝尔,还是直接沉入了海底。

此外,安第斯号水兵战死97人,重伤58人,余者皆降。

共计被俘尉级以上军官38人,法兰西王国伯爵,大西洋防卫舰队提督,海军少将里奥.冯.热沃当束手就擒。

而德雷克商会方,金鹿号大破,虽然保留了一定的航行能力,但已确定需要送至船坞大修。幸运马蹄铁号则是小破,参战水手战死42人,伤91人。

另外,炼金弩炮:赫耳墨斯.特里斯墨吉斯忒斯,独角鲸彻底损毁。

被清理出来依旧保有原型的只剩下那截镌刻着铭文的弩臂,直到月余之后才由克伦亲手做成挂饰,转职成洛林船长室中与私掠证并列的贵重装潢。

当然那只是后话。

至少在当时,在风平浪静的勒罗贝尔湾,得知自己忠诚的水手们放弃了几大箱古代金器换来的捕鲸人传承成了这副支离破碎的模样,洛林的心都疼抽了。

“简直了……我还以为被夸成古代炼金术杰作的玩意真能像传说中那样拥有不可破灭的属性呢……原来只是比较结实而已。”

“你在说什么?”海娜走进来,一脸茫然。

“在说它。”洛林扬了扬弩臂,“坏了。”

海娜的眼睛里透射出显而易见的嫌弃:“弩炮早就没用了,现在坏了也好,正好换两门臼炮,增强金鹿号突击的能力。”

“话虽然这么说……”洛林叹了口气,“你怎么来了?”

“黄蜂号。”

“黄蜂号回来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